Interested in promotions? | Click here >>
86791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86791

引用 (0)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CD14 (D7A2T) Rabbit mAb (IHC Formulated),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CD11b/ITGAM (D6X1N)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

使用 CD68 (D4B9C)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固定和通透的 Jurkat 细胞(蓝色,阴性)和 THP-1 细胞(绿色,阳性)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 在 Leica® Bond™ Rx 上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

使用 CD206/MRC1 (E2L9N) Rabbit mAb 在 Leica® Bond™ Rx 上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7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8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9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作为对照,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实线)对人全血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分析对象为粒细胞门中的细胞。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0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Mouse (G3A1) 单抗 IgG1 同型对照 #5415(虚线)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Raji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mouse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08 作为二抗。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1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未经通透处理的 NIH / 3T3 细胞(蓝色)和未经通透处理的 F9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2

使用 CD14 (D7A2T) Rabbit mAb (IHC Formulated)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3

使用 CD11b/ITGAM (D6X1N)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透明细胞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4

以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抗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左图)作为对照,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抗(右图)对用抗人 CD14 共染色的活的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488 偶联物) #4412 用作二抗。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5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浆液性乳头状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6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透明细胞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7

使用 CD206/MRC1 (E2L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MUTZ-3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THP-1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8

使用 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9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肝脏(阳性,左图)或小肠(阴性,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0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1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绿色),对生长于小鼠胚胎成纤维细胞 (MEF) 饲养层细胞中的小鼠胚胎干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2

使用 CD14 (D7A2T) Rabbit mAb (IHC Formulated)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3

使用 CD11b/ITGAM (D6X1N)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 THP-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4

以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抗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左图)作为对照,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抗(右图)对用抗人 CD14 共染色的固定和透化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5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6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7

使用 CD206/MRC1 (E2L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8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9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原代骨髓来源的巨噬细胞 (BMDMs) 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M-CSF(20 ng/ml,7 天)对 BMDMs 进行分化,并使用 IL-4/cAMP(20 ng/ml、0.5 mM、24 小时;左图)或 LPS/IFNγ(50 ng/ml、20 ng/ml、24 小时;右图)对其进行激活。红色 = Propidium Iodide (PI)/RNase Staining Solution #4087。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0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胃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1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2

使用 CD14 (D7A2T) Rabbit mAb (IHC Formulated) 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3

使用 CD11b/ITGAM (D6X1N)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4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绿色)对 THP-1 细胞(左)和 Jurkat 细胞(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显示来自 z-stack 系列的投射图像。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5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HP-1 细胞沉淀物(左)和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6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鳞状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7

使用 CD206/MRC1 (E2L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8

使用 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GDM-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HeLa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9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0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1

使用 CD14 (D7A2T)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HP-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Raji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2

使用 CD11b/ITGAM (D6X1N)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3

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克隆抗体(红色)、PD-1 (EH33) 小鼠单克隆抗体 #43248(绿色)、CD8α (C8/144B) 小鼠单克隆抗体 #70306(品红色)、泛角蛋白 (C11) 小鼠单克隆抗体 #4545(蓝绿色)、LAG3 (D2G4O™) XP® 兔单克隆抗体 #15372(橙色)和 TIM-3 (D5D5R™) XP® 兔单克隆抗体 #45208(黄色)对石蜡包埋的人肺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4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5

使用 CD206/MRC1 (E2L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6

使用 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7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细胞性肝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8

以浓度匹配的小鼠 (G3A1) 单抗 IgG1 同型对照 #5415(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9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0

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克隆抗体(橙色)、PD-L1 (E1L3N®) XP® 兔单克隆抗体 #13684(红色)、PD-L2 (D7U8C™) XP® 兔单克隆抗体 #82723(品红色)、精氨酸-1 (D4E3M™) XP® 兔单克隆抗体 #93668(绿色)、IDO (D5J4E™) 兔单克隆抗体 #86630(黄色)和 泛角蛋白 (C11) 小鼠单克隆抗体 #4545(蓝绿色)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1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乳头状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2

使用 CD206/MRC1 (E2L9N)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3

使用 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人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4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肝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5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6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胚胎进行 IHC 分析,以显示毛囊染色。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7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SU-DHL-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A-375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8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9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0

使用 CD15/SSEA1 (MC480)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1

使用 CD163 (D6U1J)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SU-DHL-1 细胞和 A-375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2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肝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3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乳头状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4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对小鼠和大鼠肝脏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5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 Raji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6

使用 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小鼠肝脏和小鼠小肠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7

对 Raji 细胞提取物 MHC II 类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小鼠 (G3A1) 单抗 IgG1 同型对照 #5415,泳道 3 为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进行蛋白印迹分析。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 用作二抗。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8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抗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购买 # 86791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86791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说明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经济划算的手段在福尔马林固定石蜡包埋的组织样品中检测免疫细胞类型的累积。

特异性/敏感性

Suppressive Myeloid Cell Phenotyping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包含的每种抗体可检测各自人靶蛋白的内源水平。M-CSF Receptor (E4T8Z) Rabbit mAb 会与某些细胞提取物中 70 kDa 的未知蛋白发生交叉反应。Arginase-1 (D4E3M™) XP® Rabbit mAb 不会与精氨酸酶 2 发生交叉反应。在转染表达带 Myc/DDK 标签的 HLA-DRB 和 HLA-DPB 的表达载体的细胞系中,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 显示出与 HLA-DRB 的反应性较强,与 HLA-DPB 的反应性则较弱。在转染表达带 Myc/DDK 标签的 HLA-DMB、HLA-DOB 和 HLA-DQB 的表达载体的细胞系中,未观察到与 HLA-DMB、HLA-DOB 和 HLA-DQB 有反应性。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CD14 蛋白中 Pro319 或人精氨酸酶 1 蛋白中 Val47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或与人 CD68 蛋白、人 CD163 蛋白、人 CD206/MRC1 蛋白、人 M-CSF 受体蛋白的羧基末端或人 CD11b/ITGAM 蛋白的氨基末端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 F9 畸胎瘤细胞(经 X 线照射)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可产生 CD15/SSEA1 (MC480) Mouse mAb。使用经 IFN-γ 处理的培养人 B 淋巴样细胞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可产生 MHC Class II (LGII-612.14) Mouse mAb。

背景

需要多种生物标志物组合才能表征鉴定骨髓细胞系的表型。分化分子簇 14 (CD14) 是一种亮氨酸富集且含重复序列的模式识别受体,表达主要限于单核细胞/巨噬细胞细胞系 (1),但在多核细胞以及 B 细胞和齿龈成纤维细胞等非骨髓细胞中表达上调 (2,3)。CD11b(整合素 α M 或 ITGAM)是一种跨膜蛋白,形成由 α 和 β 亚基组成的异二聚体 (4)。CD11b 在髓系细胞中表达,且常用作髓系细胞的标志物,包括中性粒细胞、单核细胞、巨噬细胞,树突细胞和小胶质细胞 (5),此外还在部分 B 细胞中检测到 (6-8)。巨噬唾液酸蛋白 (CD68) 是一种高度糖基化跨膜蛋白,在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中表达,并且常用作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的标志物 (9,10),但还有证据表明在非骨髓细胞中表达 (11)。CD15 糖类表位倾向于在成熟的人中性粒细胞、单核细胞以及早幼粒细胞阶段之后的所有骨髓细胞中表达,这使之成为一个有用的细胞表面标志物 (12-14)。它还在小肠组织上皮细胞等某些组织 (15,16) 以及中枢神经系统中的某些神经元和胶质细胞 (17) 中表达。

CD163 是一种在巨噬细胞表面表达的跨膜清道夫受体。它有 9 个 B 型 SRCR 胞外结构域,介导血清触珠蛋白清除/内吞、病原体结合和信号转导以及钙结合 (18,19)。甘露糖受体(CD206/MR/CLEC13D/MMR/MRC1/巨噬细胞甘露糖受体 1)是一种在树突细胞、巨噬细胞和非血管内皮细胞群中表达的内吞受体 (20)。CD206/MRC1 受体功能包括在抗原交叉呈递、内源性蛋白清除、模式检测以及淋巴管转运中起作用 (21-24)。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 (M-CSF, CSF-1) 受体是一种由 c-fms 原癌基因编码的整合膜酪氨酸激酶。M-CSF 受体在单核细胞(巨噬细胞及其祖细胞)中表达,并且能促进这一血细胞系的生长和发育 (25,26)。CD163、CD206 和 M-CSF 受体用作 M2 型肿瘤相关巨噬细胞 (TAM) 等 M2 型巨噬细胞的表面标志物,这可分泌细胞因子来促进血管生成、免疫抑制和转移,从而促进癌症进展 (20,27,28)。精氨酸酶-1 催化尿素循环的最后一步,即将 L- 精氨酸转化为 L-鸟氨酸和尿素 (29)。骨髓源性抑制细胞表达高水平的精氨酸酶-1,这会增加左旋精氨酸的分解代谢,从而导致癌症炎性微环境中缺失左旋精氨酸。左旋精氨酸的减少会抑制 T 细胞增殖和功能,因此导致肿瘤进展 (30,31)。

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 II 类(MHC II 类)分子是在巨噬细胞、树突细胞和 B 细胞等抗原呈递细胞表面表达的异二聚体的跨膜糖蛋白。干扰素-γ 信号转导也会诱导表达 (32)。在出现在细胞膜上之前,MHC II 类分子有外源性肽抗原,约 15­24 个氨基酸长,且来源于溶酶体中消化的内吞胞外蛋白。在对胞外病原体产生免疫应答期间,通过 MHC II 类的抗原呈递是 T 细胞激活所必需的 (33)。骨髓细胞系中高表达的 MHC II 类可用作 M1 型 TAM 等 M1 型巨噬细胞的表面标志物,这可分泌细胞因子来激活抗肿瘤免疫反应并抑制血管生成和转移,从而辅助肿瘤根除 (27,28)。

  1. Wright, S.D. et al. (1991) J Exp Med 173, 1281-6.
  2. Schumann, R.R. et al. (1994) Med Microbiol Immunol 183, 279-97.
  3. Ziegler-Heitbrock, H.W. and Ulevitch, R.J. (1993) Immunol Today 14, 121-5.
  4. Solovjov, D.A. et al. (2005) J Biol Chem 280, 1336-45.
  5. Murray, P.J. and Wynn, T.A. (2011) Nat Rev Immunol 11, 723-37.
  6. Kawai, K. et al. (2005)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16, 192-7.
  7. Payne, D. Nurs Times 92, 18.
  8. Merad, M. et al. (2013) Annu Rev Immunol 31, 563-604.
  9. Rabinowitz, S.S. and Gordon, S. (1991) J Exp Med 174, 827-36.
  10. Ramprasad, M.P. et al. (1995)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2, 9580-4.
  11. Gottfried, E. et al. (2008) Scand J Immunol 67, 453-63.
  12. Oriol, R. et al. (1986) Vox Sang 51, 161-71.
  13. Hanjan, S.N. et al. (1982) Clin Immunol Immunopathol 23, 172-88.
  14. Civin, C.I. et al. (1981) Blood 57, 842-5.
  15. Hakomori, S. et al. (1984) J Biol Chem 259, 4672-80.
  16. Itzkowitz, S.H. et al. (1986) Cancer Res 46, 2627-32.
  17. Streit, A. et al. (1996) J Neurochem 66, 834-44.
  18. Graversen, J.H. and Moestrup, S.K. (2015) Membranes (Basel) 5, 228-52.
  19. Etzerodt, A. and Moestrup, S.K. (2013) Antioxid Redox Signal 18, 2352-63.
  20. Martinez-Pomares, L. (2012) J Leukoc Biol 92, 1177-86.
  21. Burgdorf, S. et al. (2006) J Immunol 176, 6770-6.
  22. Lee, S.J. et al. (2002) Science 295, 1898-901.
  23. Milone, M.C. and Fitzgerald-Bocarsly, P. (1998) J Immunol 161, 2391-9.
  24. Marttila-Ichihara, F. et al. (2008) Blood 112, 64-72.
  25. Stanley, E.R. et al. (1978) Nature 274, 168-70.
  26. Bourette, R.P. and Rohrschneider, L.R. (2000) Growth Factors 17, 155-66.
  27. Komohara, Y. et al. (2014) Cancer Sci 105, 1-8.
  28. Mills, C.D. et al. (2000) J Immunol 164, 6166-73.
  29. Wu, G. and Morris, S.M. (1998) Biochem J 336 ( Pt 1), 1-17.
  30. Gabrilovich, D.I. and Nagaraj, S. (2009) Nat Rev Immunol 9, 162-74.
  31. Raber, P. et al. (2012) Immunol Invest 41, 614-34.
  32. Ting, J.P. and Trowsdale, J. (2002) Cell 109 Suppl, S21-33.
  33. Cresswell, P. (1994) Annu Rev Immunol 12, 259-93.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4E3M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SignalStain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Alexa Fluor 是 Life Technologies 公司的注册商标。
BOND 是 Leica Biosystems Melbourne Pty. Ltd 的商标。CST 和 Leica Microsystems IR GmbH 或 Leica Biosystems Melbourne Pty. Ltd 之间没有隐含的附属或赞助关系。
LEICA 是 Leica Microsystems IR GmbH 的注册商标。
ProLong 是 Life Technologies 公司的注册商标。
Tween 是 ICI Americas,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