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45394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45394

引用 (0)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
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
使用 Neuropilin-1 (D62C6) Rabbit mAb 对 PC3 细胞、小鼠脑细胞、大鼠脑细胞和 His 标记神经纤毛蛋白 1 重组蛋白 (1-644) 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
使用 Furin Antibody(上图)和 α-Actinin (D6F6) XP® Rabbit mAb #6487(下图)对 KARPAS 299、C2C12 和 H-4-II-E 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
对 KARPAS 299 细胞提取物 furin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Normal Rabbit IgG #2729,泳道 3 为 Furin Antibody。使用 Furin Antibody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RBD) (E7B3E) Rabbit mAb(上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模拟感染的 Vero-E6 细胞(泳道 1)和 SARS-CoV-2 感染的 Vero-E6 细胞(泳道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该抗体可检测全长(未裂解)SARS-CoV-2 刺突蛋白,以及与内源蛋白酶裂解产生的 S1 域相对应的片段。SARS-CoV-2 感染的 Vero-E6 细胞由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 Mohsan Saeed 博士友情提供。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RBD) (E7B3E) Rabbit mAb(上图)、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中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转染空载(泳道 1)或瞬时转染带表达载体编码 Myc/DDK 标记的 SARS-CoV-2 Spike(泳道 2)、Myc/DDK 标记 SARS-CoV Spike(泳道 3)或 Myc/DDK 标记的 MERS-CoV Spike (泳道4)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该抗体可检测全长(未裂解)SARS-CoV-2 刺突蛋白,以及与内源蛋白酶裂解产生的 S1 域相对应的片段。在这些实验条件下(瞬时转染)未观察到 SARS-CoV 刺突蛋白(中间组,泳道 3)的蛋白水解裂解。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RBD) (E7B3E) Rabbit mAb(上图)和 His-Tag (D3I1O) XP® Rabbit mAb #12698(下图)对纯化的 SARS-CoV-2 Spike RBD (318-541)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48801(泳道 1)、SARS-CoV-2 Spike RBD (multimeric) (319-591)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17862(泳道 2)、SARS-CoV-2 Spike (trimeric) (16-1208)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65444(泳道 3)和 SARS-CoV-2 Spike S1-NTD (16-316)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88587(泳道 4)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由于表位的位置(SARS-CoV-2 刺突蛋白的 Tyr473 周围),该抗体检测到与 SARS CoV-2 刺突全长胞外域和受体结合结构域(RBD)相对应的重组蛋白,但不能检测到仅对应于 SARS-CoV-2 S1 氨基末端结构域(S1-NTD)的重组蛋白。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
对用 SARS-CoV-2 刺突蛋白瞬时转染、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RBD) (E7B3E) Rabbit mAb(左图,绿色)以及用 DyLight 650 Phalloidin #12956(右图,红色)和 DAPI #4083(右图,蓝色)对 HCT 116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9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0
使用 Cathepsin L Antibody(上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细胞系中组织蛋白酶 L 的表达水平与基于公开可用生物信息学数据库的预期一致,证实了该抗体对组织蛋白酶 L 的特异性。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1
使用 Cleaved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er686) Antibody(上图)、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NTD) (E7M5X) Mouse mAb #42172(上图、中图)、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下图,中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泳道 1)或瞬时转染带表达载体编码 MycDDK 标记的 SARS-CoV-2 Spike(泳道2)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如图所示,切割特异性抗体仅在被内源蛋白酶在 S1/S2 连接处切割后才检测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残留 S2 片段。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2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上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未修饰的 A549 细胞(泳道 1)和稳定表达 ACE2 蛋白的转基因 A549 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转基因 A549 细胞由 Weill Cornell Medicine 的 Elena Piskounova 博士友情提供。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3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上图)或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不同细胞系和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Hep G2 和 HeLa 细胞中没有可检测的 ACE2 蛋白与蛋白质组学和分子表达谱研究的数据一致,从而证实了抗体对 ACE2 的特异性。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4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5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上图)、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中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转染空载(泳道 1)或瞬时转染带血浆编码的 Myc/DDK 标记的 SARS-CoV-2 刺突蛋白(泳道 2)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该抗体可检测全长(未裂解)SARS-CoV-2 刺突蛋白,以及与内源蛋白酶裂解产生的 S1 域相对应的片段。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6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上图)和 His-Tag (D3I1O) XP® Rabbit mAb #12698(下图)对 SARS-CoV-2 Spike S1-NTD (16-316)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88587(泳道 1)、SARS-CoV-2 Spike (trimeric) (16-1208)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65444(泳道 2)、SARS-CoV-2 Spike RBD (318-541)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48801(泳道 3)或 SARS-CoV-2 Spike RBD (multimeric) (319-591) Recombinant Protein (8xHis-Tag) #17862(泳道 4)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由于表位的位置(在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 S1 域内),该抗体检测到与 SARS CoV-2 刺突蛋白的全长胞外域和 S1-NTD 对应的重组蛋白,但未检测到仅对应于受体结合域 (RBD) 的重组蛋白。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7
对用 SARS-CoV-2 刺突蛋白瞬时转染、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左图,绿色)标记以及用 DyLight 650 Phalloidin #12956(右图,红色)和 DAPI #4083(右图,蓝色)共同标记的 HCT 116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8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上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模拟感染的 Vero-E6 细胞(泳道 1)、SARS-CoV-2 感染的 Vero-E6 细胞(泳道 2)、分离的 SARS-CoV-2 病毒体(泳道 3)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该抗体可检测全长(未裂解)SARS-CoV-2 刺突蛋白,以及与内源蛋白酶裂解产生的 S1 域相对应的片段。SARS-CoV-2 病毒体和感染的 Vero-E6 细胞由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 Mohsan Saeed 博士提供。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9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SARS-CoV-2 阳性人胎盘(左图,阳性)和正常人胎盘(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0
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来自 Ramos 细胞(未处理 (-) 或 PNGase F 处理 (+))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1
使用 cathepsin L Antibody(上图)、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中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转染空载(泳道 1)或瞬时转染带血浆编码的 Myc/DDK 标记的 cathepsin L 蛋白(泳道 2)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2
使用 Cleaved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er686) Antibody(上图)、DYKDDDDK Tag (D6W5B) Rabbit mAb  #14793(中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或瞬时转染带 Myc/DDK 标记的 SARS-CoV-2 spike(泳道 2)的 293T 细胞、模拟感染的 Vero-E6 细胞(泳道 3)、SARS-CoV-2 感染的 Vero-E6 细胞(泳道 4)和 SARS-CoV-2 病毒(泳道 5)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如图所示,切割特异性抗体仅在被内源蛋白酶在 S1/S2 连接处切割后才检测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残留 S2 片段。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3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睾丸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4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为对照,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 SARS-CoV-2 感染的 hACE2 K18 小鼠肺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人ACE2 转基因小鼠肺组织由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 Nicholas Crossland 博士和 Florian Douam 博士友情提供。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5
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6
对全长 SARS-CoV-2 刺突蛋白瞬时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中的剪切 SARS-CoV-2 刺突蛋白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是 10% input,泳道 2 是 Normal Rabbit IgG #2729,和泳道 3 为 Cleaved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er686) Antibody。使用 Cleaved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er686) Antibody 进行蛋质白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SARS-CoV-2 刺突蛋白在成熟蛋白加工过程中被 S1/S2 连接处(Ser686)的内源蛋白酶裂解。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7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8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且转染带 SARS-CoV-2 刺突蛋白(左上图)的 293T 细胞沉淀物和以下各种石蜡包埋的人体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结肠腺癌组织(右上图)、前列腺癌组织(右下图)和唾液腺小细胞癌组织(左下图)。注意组织中没有染色,所有染色均在 2019 之前完成,因此可作为可靠的阴性对照。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9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下,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0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食管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1
使用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 对未转染(左图)或经过 SARS-CoV-2 刺突蛋白(右图)转染的石蜡包埋的 293T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2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肾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3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4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源自稳定表达人 ACE2 的转基因 A549 细胞的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转基因 A549 细胞由 Weill Cornell Medicine 的 Elena Piskounova 博士友情提供。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5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且来自野生型(wt/wt,上图)和 hACE2 AC70(tg/wt,下图)小鼠(Taconic Bioscience, Inc. 模型 #18222)的大脑(左图)、脾脏(中图)和肺脏(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6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7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肾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8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前胃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9
使用 ACE2 (E5O6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IGROV-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Hep G2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To Purchase # 45394T
目录# 规格 价格 库存
45394T
1 个试剂盒(8 x 20 微升)

产品说明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来检测与 SARS-CoV-2 感染人类宿主细胞有关的关键病毒和宿主蛋白。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SARS-CoV-2 Virus-Host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都能检测其靶标蛋白的内源水平。对于病毒蛋白,内源表达定义为感染 SARS-CoV-2 病毒后宿主细胞中存在的靶标蛋白水平。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E5S3V) Rabbit mAb 和 SARS-CoV-2 Spike Protein (RBD) (E7B3E) Rabbit mAb 可检测全长 SARS-CoV-2 刺突蛋白和由弗林蛋白酶裂解产生的 S1 片段(包含受体结合域)。Cleaved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er686) Antibody 仅在 S1/S2 连接处裂解后才可特异性地检测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 S2 片段。针对 SARS-CoV-2 蛋白的抗体无法检测到来自 SARS 或 MERS 冠状病毒的直系同源刺突蛋白。Neuropilin-1 (D62C6) Rabbit mAb 可检测神经纤毛蛋白 1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也可检测未知来源的 80 kDa 蛋白。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EMMPRIN 蛋白的 Ala254、人 ACE2 蛋白的 Asp201 和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 Ser459 周围残基对应的合成肽、与 SARS-CoV-2 的 S1 结构域相对应的重组蛋白 以及与小鼠神经纤毛蛋白 1 蛋白的残基相对应的 GST 融合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 SARS-CoV-2 刺突蛋白 S2 结构域的氨基末端 (Ser668)、人组织蛋白酶 L 的 Pro229 和人弗林蛋白酶的 Ala237 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

背景

COVID-19 疫情的病因是一种新型的高致病性冠状病毒,称为 SARS-CoV-2(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 2)。SARS-CoV-2 是冠状病毒家族的成员(1)。SARS-CoV-2 病毒粒子由四种关键结构蛋白组成:刺突蛋白(S)、包膜蛋白(E)、膜蛋白(M)和核衣壳蛋白( N)(2)。冠状病毒刺突蛋白是 I 类融合蛋白,具有胞外域、跨膜域和胞内尾巴(3,4)。高度糖基化的胞外域从病毒包膜表面突出,并促进与宿主细胞质膜的附着和融合。胞外域可以进一步细分为受体结合域 (RBD) S1 和膜融合 (S2) 亚基,它们在宿主蛋白酶的蛋白水解作用下产生。S1 和 S2 亚基在切割后重新关联,组装成冠状同源三聚体 (2,4)。

SARS-CoV-2 刺突蛋白在 S1/S2 连接处包含一个新的四基“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FCS)。研究表明该位点被前蛋白转化酶(例如弗林蛋白酶)或溶酶体蛋白酶(例如组织蛋白酶 L)(5,6)切割。S1/S2 切割引发刺突蛋白的构象变化,将三聚体 RBD 的元素定位在暴露的“向上”位置,使其与宿主受体蛋白相互作用。切割可发生在病毒生命周期的多个阶段,包括病毒包装期间,或完整病毒粒子与宿主细胞表面接触时。这种新的切割事件被认为有助于 SARS-CoV-2 病毒的高感染率 (7)。

SARS-CoV-2 病毒已被证明利用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2 (ACE2) 蛋白作为其进入细胞的主要受体 (8)。然而,研究表明其他细胞表面蛋白可能作为 SARS-CoV-2 的受体或共同受体。这些包括神经纤毛蛋白-1 (NPN1)(一种单程跨膜受体,可作为信号素受体复合物的一部分),以及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EGF) 受体 (9) 和 Basigin/EMMPRIN (CD147) (一种免疫球蛋白超家族的 I 型整合膜受体)(10) 。
  1. Zhou, P. et al. (2020) Nature 579, 270-273.
  2. Tortorici, M.A. and Veesler, D. (2019) Adv Virus Res 105, 93-116.
  3. Li, F. et al. (2006) J Virol 80, 6794-800.
  4. Li, F. (2016) Annu Rev Virol 3, 237-261.
  5. Coutard, B. et al. (2020) Antiviral Res 176, 104742.
  6. Jaimes, J.A. et al. (2020) iScience 23, 101212.
  7. Hasan, A. et al. (2021) J Biomol Struct Dyn 39, 3025-3033.
  8. Shang, J. et al. (2020) Nature 581, 221-224.
  9. Cantuti-Castelvetri, L. et al. (2020) Science 370, 856-860.
  10. Wang, K. et al. (2020) Signal Transduct Target Ther 5, 283.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所有其他商标均为各自拥有者所有。访问 cellsignal.com/trademarks 以了解更多信息。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