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特别推荐 >>
36833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36833

引用 (0)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经 Brefeldin A #9972(10 ng/ml,90 分钟)处理的 Hep G2 细胞和人类小脑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
使用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人类细胞系和人扁桃体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上图)和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13366(下图)对重组 ApoE2、ApoE4 和 ApoE3 蛋白 (5ng)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
使用 MEF2C (D80C1)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
使用 BIN1 (E4A1P) Rabbit mAb(上图)和 α-Actinin (D6F6) XP® Rabbit mAb #6487(下图)对不同细胞和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抗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9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0
使用 SORL1 (D8D4G)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1
使用 EphA1 (D6V7I) Rabbit mAb 对 LoVo、HT-29 和 mIMCD-3 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2
使用 TREM2 (D8I4C)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带有 Myc 标签的人全长 TREM2 蛋白 (hTREM2-Myc; +)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3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上)和 α-Actinin (D6F6) XP® Rabbit mAb #6487(下),对已经 Brefeldin A #9972(10 ng/ml,90 分钟;+)处理和利用构建表达全长人源 ApoE2 (hApoE2; +)、ApoE3 (hApoE3; +) 或 ApoE4 (hApoE4; +) 进行空载的 (-) 或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4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来自 C57BL/6NTac 小鼠(wt/wt,模型 #B6-F,上图)或 APOE4 敲入型小鼠(hu/hu,模型#1549-F,下图)的肝脏(左图)或脑(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Taconic Biosciences, Inc. 的小鼠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5
使用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47D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6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上图)、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13366(中间)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表达全长人 ApoE4 蛋白 (hApoE4; +)、全长人 ApoE3 蛋白 (hApoE3; +) 或全长人 ApoE2 蛋白 (hApoE2; +) 的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7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尿路上皮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8
使用 MEF2C (D80C1) XP® Rabbit mAb(绿色) 对未分化(左)或分化 3 天(右)的 C2C1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9
对 SK-OV-3 细胞提取物碱性 FGF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BIN1 (E4A1P) Rabbit mAb。使用 BIN1 (E4A1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0
对 Raji 细胞提取物 MHC II 类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小鼠 (G3A1) 单抗 IgG1 同型对照 #5415,泳道 3 为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进行蛋白印迹分析。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 用作二抗。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1
使用 SORL1 (D8D4G)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海马(左图)、皮质(中图)和小脑(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2
使用 TREM2 (D8I4C) Rabbit mAb (上图) 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图),对 THP-1、HL-60 和 Jurka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3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泳道2)或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泳道3),对经 Brefeldin A #9972(10 ng/ml,90分钟)处理的 Hep G2 细胞 ApoE 进行免疫沉淀法。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4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5
使用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6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 对来自 C57BL/6NTac(wt/wt,model #B6-F,上图)或 APOE4 敲入型(hu/hu,模型#1549-F,下图)且石蜡包埋的肝脏(左图或脑(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Taconic Biosciences, Inc. 的小鼠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7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Mouse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8
对 THP-1 细胞提取物中的 TREM2 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TREM2 (D8I4C) Rabbit mAb。使用 TREM2 (D8I4C)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9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小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0
使用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乳头状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1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肺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2
在 Leica® BOND Rx上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Mouse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胃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3
使用 TREM2 (D8I4C) Rabbit mAb(绿色)对 THP-1(左图,阳性)和 HL-60(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 554 Phalloidin #13054(红色)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4
在对照物肽(左)和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皮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5
在添加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6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成熟卵巢畸胎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7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8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293T 细胞沉淀物对照(左上图)或经人 ApoE 同工型ApoE2、ApoE3 和 ApoE4(右下图)转染的 293T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9
使用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0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1
以浓度匹配的小鼠 (G3A1) 单抗 IgG1 同型对照 #5415(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2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ep G2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293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3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顶部小图)或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13366(底部小图)对对照或转染人 ApoE 同工型 ApoE4、ApoE2 和 ApoE3(从左到右,如图所示)的石蜡包埋的 293T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与过表达的 ApoE2 和 ApoE3 的交叉反应性有限。在内源性模型中,不太可能与这些同工型有交叉反应性。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4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5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Mouse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6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13366(绿色)对 Hep G2 细胞(左图,阳性)和 293T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 554 Phalloidin #13054(红色)标记。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7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乳头状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8
使用 ApoE4 (E5M4L)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HepG2 细胞提取物(泳道 1)、转染空载(泳道 2)或瞬时转染 ApoE4(泳道 3)的 293T 细胞提取物、野生型 C57BL/6NTac 模型 #B6-F 小鼠(泳道 4)或 ApoE4 敲入型小鼠(模型 1549-F)(泳道 5)的全肝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Taconic Biosciences, Inc. 的小鼠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9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对石蜡包埋的 Raji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0
使用 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Mouse (G3A1) 单抗 IgG1 同型对照 #5415(虚线)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Raji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mouse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08 作为二抗。
显示更多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1
使用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HepG2 细胞提取物(泳道 1)、空载转染(泳道 2)或经表达 ApoE4 的构建体瞬时转染(泳道 3)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野生型 C57BL/6NTac 模型 #B6-F 小鼠(泳道 4)或 ApoE4 敲入型小鼠(模型 1549-F)(泳道 5)的全肝提取物、野生型 C57BL/6NTac 小鼠(泳道 6)或 ApoE4 敲入型小鼠(泳道 7)的全脑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Taconic Biosciences, Inc. 的小鼠
显示更多
To Purchase # 36833T
目录# 规格 价格 库存
36833T
1 个试剂盒(9 x 20 微升)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BIN1 (E4A1P) Rabbit mAb 51844 20 µl
  • WB
  • IP
H M 45-80 兔 IgG
SORL1 (D8D4G) Rabbit mAb 79322 20 µl
  • WB
  • IF
H M 250 兔 IgG
TREM2 (D8I4C) Rabbit mAb 91068 20 µl
  • WB
  • IP
  • IF
H 28 兔 IgG
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13366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35 兔 IgG
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34642 20 µl
  • WB
  • IHC
H 35-42, 65, 75 兔 IgG
ApoE4 (E5M4L) Rabbit mAb 39327 20 µl
  • WB
  • IHC
H 35 兔 IgG
EphA1 (D6V7I) Rabbit mAb 90673 20 µl
  • WB
H M 130 兔 IgG
MEF2C (D80C1) XP® Rabbit mAb 5030 20 µl
  • WB
  • IP
  • IF
H M 50-60 兔 IgG
MHC Class II (LGII-612.14) Mouse mAb 68258 20 µl
  • WB
  • IP
  • IHC
  • F
H 25-35, 50-65 小鼠 IgG1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检测经用蛋白质印迹法鉴定为迟发型阿尔茨海默病 (LOAD) 风险因素的蛋白质的经济方法。该试剂盒包含足以用每种一抗进行至少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的抗体。

特异性/灵敏度

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 Risk Gene Antibody Sampler Kit 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内源水平的靶标蛋白。SORL1 (D8D4G)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SORL1 总蛋白。TREM2 (D8I4C)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TREM2 总蛋白。Clusterin (D7N2K) XP® Rabbit mAb 可检测凝聚素总蛋白的内源水平。EphA1 (D6V7I) Rabbit mAb 可识别 EphA1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MEF2C (D80C1) XP® Rabbit mAb 可检测 MEF2C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 BIN1 (E4A1P) Rabbit mAb 可检测 BIN1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该抗体可检测多个 BIN1 同工型。ApoE (pan) (D7I9N) Rabbit mAb 可检测 ApoE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本抗体也可检测过表达的 ApoE2、ApoE3 和 ApoE4 蛋白。ApoE4 (E5M4L) Rabbit mAb 可检测 ApoE4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蛋白印迹实验表明该抗体不会与 ApoE2 或 ApoE3 发生交叉反应,免疫组织化学实验也表明预计不会与内源性 ApoE2 或 ApoE3 发生交叉反应。免疫组织化学实验表明,未观察到肾脏出现非特异性染色。在转染表达带 Myc/DDK 标签的 HLA-DRB 和 HLA-DPB 的表达载体的细胞系中,MHC Class II (LGII-612.14) 小鼠单抗 显示出与 HLA-DRB 的反应性较强,与 HLA-DPB 的反应性则较弱。在表达 Myc/DDK 标记的 HLA-DMB、HLA-DOB 或 HLA-DQB 的构建体转染的细胞系中,未观察到与 HLA-DMB、HLA-DOB 和 HLA-DQB 有反应性。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BIN1 蛋白的 Val266、人 SORL1 蛋白的 Glu267、人 TREM22 蛋白的 Leu221、人 ApoE 蛋白的 Pro285、人 Clusterin 蛋白的 Ser396、人 ApoE4 蛋白的 Arg130、人 MEF2 蛋白的 Met182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及对人 EphA1 蛋白胞外结构域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片段,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经 IFN-γ 处理的培养人 B 淋巴样细胞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可产生 MHC Class II (LGII-612.14) Mouse mAb。

背景

阿尔茨海默病 (AD) 是全球痴呆症的主导原因临床上,其特征是存在胞外淀粉样斑块和胞内神经原纤维缠结物,从而导致神经元功能障碍和细胞死亡 (1)。全基因组关联研究 (GWAS) 已鉴定到一组与迟发性 AD(LOAD)相关的风险基因,包括但不限于 APOE、BIN1、SORL1、TREM2、EphA1、MEF2C、CLU 和 HLA-DRB1(2,3)。
 
APOE 具有三个等位基因变体:ApoE2 、 ApoE3 和 ApoE4 。ApoE4 与 AD 风险升高相关。证据表明,这种风险因促进淀粉样蛋白-β 斑块聚集而发生 (1)。ApoE4 还与受损的小胶质细胞应答、脂质转运、突触完整性与可塑性、葡萄糖代谢和脑血管完整性相关 (4)。提出 BIN1 中主要涉及内吞和维持脑内细胞骨架完整性的突变在 tau 病理学恶化中起到作用 (5,6)。在 AD 死后脑组织 (6) 中观察到 BIN1 水平升高。AD 患者 (7) 的脑中 SORL1 表达减少。研究已经展示 SORL1 作为一种神经元分选受体的作用,这种受体结合淀粉样前体蛋白 (APP) 并调节其运输和蛋白水解加工,从而调节 β-淀粉样蛋白 (Aβ) 肽产生 (8)。在骨髓细胞上表达的触发性受体2 (TREM2) 是一种先天免疫受体,它在小胶质细胞、巨噬细胞、破骨细胞和非成熟树状细胞 (9) 的细胞表面上表达。使用 AD 小鼠模型的研究表明,由于小胶质细胞应答功能失调 (10),TREM2 的缺陷和单倍体剂量不足可导致 Aβ 积累增加。EphA1 是负责调节细胞形态和运动 (11) 的受体酪氨酸激酶 ephrin 家族成员。在中枢神经系统 (CNS) 中,EphA1 在突触可塑性和轴突引导 (12) 中发挥作用。EphA1 参与炎症信号转导通路 (13),这可能意味着它在调节 AD 的神经炎性过程中发挥作用 (14)。MEF2C 是转录因子肌细胞增强因子 2 (MEF2) 家族的成员,经证明该成员通过调节突触可塑性 (15) 在学习和记忆形成中发挥作用。研究表明,MEF2C 可能通过 IFN-I 相关的 MEF2C 去调节在年龄相关性小胶质细胞活化中发挥作用 (16,17) 。MEF2C 还可以充当 Aβ 的 APP 蛋白水解加工的调节物(18,19) 。Clusterin (CLU) 是一种多功能糖蛋白,经证明其通过隔绝 Aβ40 肽形成长寿命、稳定复合体在 AD 中发挥保护作用,这些复合体防止淀粉样蛋白原纤维形成 (20-22)。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 II 类(MHC II 类)分子是在抗原递细胞表面上表达的跨膜糖蛋白,结合自溶酶体内消化的已内吞胞外蛋白衍生的外源肽抗原 (23,24)。已在 AD 脑 (25) 中证明表达 MHC II 类的小胶质细胞增加。
  1. Selkoe, D.J. (2001) Physiol Rev 81, 741-66.
  2. Jansen, I.E. et al. (2019) Nat Genet 51, 404-413.
  3. Zhang, Q. et al. (2020) Nat Commun 11, 4799.
  4. Yamazaki, Y. et al. (2019) Nat Rev Neurol 15, 501-518.
  5. Franzmeier, N. et al. (2019) Nat Commun 10, 1766.
  6. Chapuis, J. et al. (2013) Mol Psychiatry 18, 1225-34.
  7. Scherzer, C.R. et al. (2004) Arch Neurol 61, 1200-5.
  8. Andersen, O.M. et al. (2005)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2, 13461-6.
  9. Colonna, M. (2003) Nat Rev Immunol 3, 445-53.
  10. Wang, Y. et al. (2015) Cell 160, 1061-71.
  11. Yamazaki, T. et al. (2009) J Cell Sci 122, 243-55.
  12. Lai, K.O. and Ip, N.Y. (2009) Curr Opin Neurobiol 19, 275-83.
  13. Ivanov, A.I. and Romanovsky, A.A. (2006) IUBMB Life 58, 389-94.
  14. Villegas-Llerena, C. et al. (2016) Curr Opin Neurobiol 36, 74-81.
  15. Rashid, A.J. et al. (2014) Genes Brain Behav 13, 118-25.
  16. Xue, F. et al. (2021) Neurobiol Dis 152, 105272.
  17. Deczkowska, A. et al. (2017) Nat Commun 8, 717.
  18. Tang, S.S. et al. (2016) Oncotarget 7, 39136-39142.
  19. Camargo, L.M. et al. (2015) PLoS One 10, e0115369.
  20. Yerbury, J.J. et al. (2007) FASEB J 21, 2312-22.
  21. Narayan, P. et al. (2011) Nat Struct Mol Biol 19, 79-83.
  22. Desikan, R.S. et al. (2014) JAMA Neurol 71, 180-7.
  23. Ting, J.P. and Trowsdale, J. (2002) Cell 109 Suppl, S21-33.
  24. Cresswell, P. (1994) Annu Rev Immunol 12, 259-93.
  25. Perlmutter, L.S. et al. (1992) J Neurosci Res 33, 549-58.

通路与蛋白质

探索与本产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质。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所有其他商标均属各自所有者专有。访问我们的商标信息页面。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