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一个新的 URL!www.cellsignal.cn | 点击了解更多 >>
44689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44689

引用 (0)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浸润性乳头状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 (上)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下),并用 CD3 (UCHT1) Mouse mAb (APC Conjugate) #4412共染色对未经处理(左)或已经抗- CD3( 10ug/ml,72 小时)和抗-CD 28(5ug/ml,72小时;右)处理的固定和通透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19881 用作二抗。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

使用 TIM-3 (D5D5R™) XP® 兔单克隆抗体(实线)或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原代 CD4 + T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 (ab') 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使用人血纯化 CD4+ T 细胞,并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 8907(6.7 ng/ml) 存在的条件下使用 CD3 和 CD28 抗体包被的小珠刺激 9 天。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人初级 CD4+ T 细胞以及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4+ T 细胞,并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 8907(6.7 ng/ml) 存在的条件下使用 CD3 和 CD28 抗体包被的小珠刺激 9 天。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肾透明细胞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7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8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3900 染色以及 CD19-PE 和 CD14-FITC 共染色对固定和透化的人全血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CD14+ 单核细胞上存在 VISTA(右图;右上象限),表明较同型对照,其强度明显增加(中间;左上象限)。CD19+ B 细胞的 VISTA 表达呈阴性(左图;左上象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9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0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已经抗 CD3(10 μg/ml,72 小时)和抗 CD28(5 μg/ml,72 小时)处理且用 CD8 antibody 共染色的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对 CD8+ 细胞进行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1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人和小鼠内源性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CD4+ T 细胞用人血或小鼠脾细胞纯化而来,并在添加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20 ng/ml) 或 Mouse Interleukin-2 (mIL-2) #5201 (20 ng/ml) 的情况下,用涂有人或小鼠 CD3 和 CD28 抗体的珠子刺激 9 天。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2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GITR (D9I9D) Rabbit mAb (IHC Preferred)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3

使用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 T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4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5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未经转染 (-) 或用带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TIM-3(TIM-3 Myc/DDK;+)表达载体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6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7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 SignalSlide® PD-L1 IHC Controls #13747(石蜡包埋的 HDLM-2(左)和 PC-3(右)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8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9

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0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HDLM-2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1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乳头状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2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3

使用 GITR (D9I9D) Rabbit mAb (IHC Preferred)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4

使用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Jurkat 细胞沉淀物(左)和 Raji 细胞沉淀物(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5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 B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6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7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炎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8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 B 细胞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9

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0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绿色)对在添加人 白介素-2 的情况下经抗 CD3 和抗 CD28 处理的原代人 CD8+ T 细胞(左图,阳性)和 HeLa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1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2

使用 GITR (D9I9D) Rabbit mAb (IHC Preferred)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 HuT 102(左)和 Jurkat(右)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3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 或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泳道3),对来自 HeLa 细胞裂解物(用重组 Human CD40 Ligand (hCD40L) #3583 (10 ng/ml) 内标)的 CD40 配体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4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照(左图)或转染 PD-1(右图)的石蜡包埋的 293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5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记录肺泡巨噬细胞染色。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6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7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8

在对照肽(左)和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9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0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1

使用 GITR (D9I9D) Rabbit mAb (IHC Preferred)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2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泳道3),对来自 Jurkat 细胞的 CD40 配体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使用构象特异性二抗避免与 IgG 重链和轻链的反应性。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3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绿色)、PD-L1 (E1L3N®) XP® Rabbit mAb #13684(红色)、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洋红色)、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橙色)和 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蓝绿色)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4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细胞沉淀物初级 CD4+ T 细胞(左图)和 HT-29 细胞(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4+ T 细胞,并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 8907(6.7 ng/ml) 存在的条件下使用 CD3 和 CD28 抗体包被的小珠刺激 7 天。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5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6

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LNCaP(左)和 NCI-H69(右)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7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8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9

使用 GITR (D9I9D) Rabbit mAb (IHC Preferred)(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人 CD8+ T 细胞、HuT 102 和 Jurka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8+ T 细胞,并使用存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6.7 ng/ml) 的 CD3 和 CD28 抗体涂层球刺激 9 天。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0

使用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对来自不同细胞系和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1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绿色)、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14058(红色)、B7-H4 (D1M8I) XP® Rabbit mAb(蓝绿色)、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洋红色)、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和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64953(橙色)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2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OVKATE(左图)和 MCF7(右图)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3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DLM-2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HT-29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4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uT 78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5

使用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 ,对所示量的重组 Human CD40 Ligand (hCD40L) # 3583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6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PD-1 (EH33) 小鼠单克隆抗体 #43248(绿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洋红色)、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76437(红色)、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蓝绿色)和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橙色)对石蜡包埋的人肺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7

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法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8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胸腺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9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0

对 Molt-4 细胞提取物 PD-1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PD-1 (D4W2J) XP® Rabbit mAb。使用 PD-1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D4W2J) XP® Rabbit mAb。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1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 HDLM-2、HuT 78 和 Jurka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2

使用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上)、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 (中)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对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法分析,这些细胞为转染空载 (-) 或使用构建表达 Myc 标记全长人体 PD-L1、PD-L2、B7-H3 或 B7-H4 蛋白(如图所示)转染的 COS-7 细胞。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3

对 HDLM-2 细胞提取物中的 4-1BB/CD137/TNFRSF9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input,泳道 2 是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并且泳道 3 是 4-1BB/CD137/TNFRSF9 (D2Z4Y)。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Mouse Anti-rabbit IgG (Conformation Specific) (L27A9) mAb (HRP Conjugate) #5127 用作二抗。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4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大鼠胸腺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5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人 CD4+ T 细胞、MOLT-4 和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在有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6.7 ng/ml) 的情况下,CD4+ T 细胞用人血进行纯化,并使用偶联有 CD3 和 CD28 抗体的珠子刺激 9 天。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6

使用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OVKATE、DU145 和 MCF7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7

使用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在添加人 白介素-2 的情况下经抗 CD3 和抗 CD28 处理的原代人 CD8+ T 细胞以及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8

对 HuT 102 细胞提取物 OX40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9

使用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表达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OX40 (Myc/DDK 人 OX40;+)或小鼠 OX40(Myc/DDK 小鼠 OX40;+)的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44689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44689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 20 µl
  • WB
  • IP
  • IHC
  • F
H 52-65 兔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 20 µl
  • WB
  • IP
  • IHC
  • F
H 45-70 兔 IgG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 20 µl
  • WB
  • IHC
H 60-80 兔 IgG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64953 20 µl
  • WB
  • IHC
  • F
H Mk 45-65 兔 IgG
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14058 20 µl
  • WB
  • IHC
H 90 兔 IgG
4-1BB/CD137/TNFRSF9 (D2Z4Y) Rabbit mAb 34594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32, 40 兔 IgG
OX40 (E9U7O) XP® Rabbit mAb 61637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35-50 兔 IgG
GITR (D9I9D) Rabbit mAb (IHC Preferred) 68014 20 µl
  • WB
  • IHC
H 25 兔 IgG
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 15094 20 µl
  • WB
  • IP
  • IHC
H 25-30 (membrane bound); 17 (soluble) 兔 IgG

产品说明

人源 T 细胞共抑制和共刺激受体 IHC 小包装抗体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检测福尔马林固定石蜡包埋的组织样品中介导 T 细胞活性的受体的表达。

特异性/敏感性

Human T Cell Co-inhibitory and Co-stimulatory Receptor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包含的每种抗体均能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CD40 Ligand (D5J9Y) Rabbit mAb 可识别膜结合型和可溶性 CD40 配体总蛋白的内源水平。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PD-1 蛋白的 Ala274、人 OX40 蛋白的 Gln264、人 GITR 蛋白的 Val142、人 B7-H3 蛋白的 Ala94 或人 VISTA 蛋白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对人 TIM-3 蛋白、人 4-1BB/CD137/TNFRSF9 蛋白、人 CD40 配体蛋白的细胞外结构域或人 LAG3 蛋白的氨基末端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PD-1 (PDCD1, CD279)、TIM-3 (HAVCR2)、LAG3 (CD223)、VISTA (PD-H1) 和 B7-H3 (CD276) 是免疫细胞共抑制受体(也称免疫检查点),可负调控 T 细胞功能,并抑制对病原体和癌症产生免疫应答。除了激活的 T 细胞,PD-1 还在激活的 B 细胞和单核细胞中表达。在慢性感染和癌症环境下,耗竭的 T 细胞会表达 TIM-3。肿瘤浸润性巨噬细胞和树突细胞也表达 TIM-3。LAG3 主要在激活的 CD4+ T 细胞、CD8+ T 细胞、FoxP3+ T 调节性细胞 (Treg) 和自然杀伤细胞 (NK) 中表达。虽然 VISTA 主要在骨髓细胞中表达,但它还在 CD4+、CD8+ 和 Treg 细胞中表达。检测 B7-H3 生物功能的研究表明,B7-H3 是 T 细胞应答的正负调节分子。B7-H3 在抗原呈递细胞、激活的 T 细胞和少量正常组织(包括胎盘和前列腺)中表达。B7-H3 表达可见于多种癌症细胞类型(包括前列腺癌、乳腺癌、结肠癌、肺癌和胃癌)以及肿瘤相关脉管系统的内皮细胞。对这些免疫检查点受体进行治疗性阻断是一种通过促进抗肿瘤免疫应答进行的有希望的肿瘤干预策略 (1-3)。

4-1BB (TNFRSF9, CD137)、GITR (TNFRSF18)、OX40 (TNFRSF4, CD134) 和 CD40 配体 (CD40L, CD154, TRAP, gp39) 是免疫细胞共抑制受体,可促进效应子 T 细胞存活和激活,并能促进对病原体产生最佳的免疫应答。4-1BB 在激活的 CD4+ 和 CD8+ T 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和树突细胞中表达。GITR 在 Treg 中呈结构性高水平表达,在原初细胞和记忆 T 细胞中呈低水平表达,并且会在 T 细胞激活时诱导表达。研究表明,GITR 还会在自然杀伤 (NK) 细胞、巨噬细胞和树突细胞 (DC) 中诱导表达。GITR 连接经证实会诱导 CD8+ T 细胞激活、细胞毒性、记忆 T 细胞存活,并且会反向抑制 Treg 抑制性功能,同时促进效应 T 细胞对 Treg 抑制产生抗性。OX40 主要在激活的 CD4+ 和 CD8+ T 细胞中表达,而 CD40L 则主要在 T 细胞的表面表达,但有报道表明还在血小板、肥大细胞、嗜碱性粒细胞、自然杀伤 (NK) 细胞和 B 细胞中表达。研究表明,这些共刺激受体的激动剂会增强多种癌症细胞类型中的抗肿瘤免疫力。鉴于 Treg 抑制和效应细胞激活的结合作用,GITR 是癌症免疫治疗干预的唯一机会。这些通路是研究癌症、血管疾病和炎性疾病的重要目的领域 (4-7)。

  1. Schildberg, F.A. et al. (2016) Immunity 44, 955-72.
  2. Anderson, A.C. et al. (2016) Immunity 44, 989-1004.
  3. Callahan, M.K. et al. (2016) Immunity 44, 1069-78.
  4. Ward-Kavanagh, L.K. et al. (2016) Immunity 44, 1005-19.
  5. Ara, A. et al. (2018) Immunotargets Ther 7, 55-61.
  6. Knee, D.A. et al. (2016) Eur J Cancer 67, 1-10.
  7. Chester, C. et al. (2018) Blood 131, 49-57.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1L2G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2G4O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5D5R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SignalStain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BOND 是 Leica Biosystems Melbourne Pty. Ltd 的商标。CST 和 Leica Microsystems IR GmbH 或 Leica Biosystems Melbourne Pty. Ltd 之间没有隐含的附属或赞助关系。
LEICA 是 Leica Microsystems IR GmbH 的注册商标。
Tween 是 ICI Americas,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