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一个新的 URL!www.cellsignal.cn | 点击了解更多 >>
25620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25620

引用 (0)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NLRP3 (D4D8T) Rabbit mAb(泳道 3),对 J774A.1 细胞提取物中的 NLRP3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NLRP3 (D4D8T)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AIM2 (D5X7K) Rabbit mAb(泳道 3)对经 Human Interferon-γ (hIFN-γ) #8901 处理(100 ng/ml,整晚)的 HL-60 细胞提取物 AIM2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AIM2 (D5X7K)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3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NLRC4 (D5Y8E) Rabbit mAb(泳道 3),对 MUTZ-3 细胞提取物中的 NLRC4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NLRC4 (D5Y8E)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4

使用 Caspase-1 (D7F10) Rabbit mAb 对 THP-1 和 NK-92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5

使用 ASC/TMS1 (E1E3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6

使用 Cleaved Caspase-1 (Asp297) (D57A2) Rabbit mAb(上图)或 Caspase-1 (D7F10) Rabbit mAb #3866(下图)对未转染 () 或转染过表达人 caspase-1 (+) 的表达载体的 COS-7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7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绿色),对使用 TPA #4174(80 nM, 24 小时)分化,并随后用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1 μg/ml,6 小时)处理或不用其处理的 THP-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8

使用 IL-1β (D3U3E)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的(蓝色)或经 LPS 处理(100 ng/ml,3 小时;绿色)的 THP-1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4414 作为二抗。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9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0

使用 NLRP3 (D4D8T) Rabbit mAb (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对小鼠骨髓源性树状细胞 (BMDC) 和许多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1

使用 AIM2 (D5X7K) Rabbit mAb 对 Daudi、 KARPAS-299 和 L-540 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2

使用 NLRC4 (D5Y8E) Rabbit mAb 对 THP-1 和 MUTZ-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3

使用 Caspase-1 (D7F10) Rabbit mAb 对未转染或经人 caspase-1 转染的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4

使用 ASC/TMS1 (E1E3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HP-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5

使用 Cleaved Caspase-1 (Asp297) (D57A2) Rabbit mAb 对经 LPS 处理(1 mu-g/ml,8 小时)后用 TPA #9905(80 nM,整夜)分化的 THP-1 细胞培养基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6

对来自 THP-1 细胞提取物的 Cleaved-IL-1β (Asp116) 进行免疫沉淀,且 THP-1 细胞使用 TPA #4147(80 nM,过夜)进行分化,随后用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1 μg/ml,6小时)处理。泳道 1 是10 % input,泳道 2 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 沉淀,并且泳道 3 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沉淀。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7

使用 IL-1β (D3U3E) Rabbit mAb(绿色)对未经处理的(左)或经 LPS 处理(500 ng/ml,2 小时;右)的 THP-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8

使用 AIM2 (D5X7K)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血清饥饿和未处理 (-) 或经 Human Interferon-γ (hIFN-γ) #8901 处理整晚 (100 ng/ml; +) 的 HL-60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19

使用 NLRC4 (D5Y8E) Rabbit mAb,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全长人 NLRC4 表达载体 (hNLRC4; +) 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0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ASC/TMS1 (E1E3I)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1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对重组 Human Interleukin-1β (hIL-1β) # 8900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2

使用 IL-1β (D3U3E)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100(下)对未经处理的 (-) 或经 LPS 处理(3 ng/ml,8457 小时;+)的 THP-1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3

使用 AIM2 (D5X7K) Rabbit mAb(上)和 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下)对转染空载 (-) 或经表达 Myc-DDK 标记人 AIM2 (hAIM2-Myc/DDK;+) 的结构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4

使用 ASC/TMS1 (E1E3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5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对收集自 THP-1 细胞的细胞或培养基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并且这些 THP-1 细胞使用 TPA #4147(80 nM,过夜)进行分化,随后使用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1 μg/ml,6 小时)处理 (-) 或不用其进行处理 (+)。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6

使用 IL-1β (D3U3E) Rabbit mAb 对重组 Human Interleukin-1β (hIL-1β) #8900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7

使用 ASC/TMS1 (E1E3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 T 细胞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8

使用 ASC/TMS1 (E1E3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29

使用 兔 (D1AE) 单克隆抗体 XP® 同型对照 #3900(泳道 2)或 ASC/TMS1 (E1E3I) 兔单克隆抗体(泳道 3)对 THP-1 细胞提取物 ASC/TMS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ASC/TMS1 (E1E3I) 兔单克隆抗体进行蛋白印迹实验。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图像 30

使用 ASC/TMS1 (E1E3I)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正如预计的一样,Jurkat 细胞不表达 ASC/TMS1。

购买 # 25620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25620T
1 个试剂盒(8 x 20 µl)

产品说明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检测多种炎性体组分。该试剂盒包含的一抗足以进行至少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Human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AIM2 (D5X7K) Rabbit mAb 可检测某些细胞系中 22 kDa 的未知条带。Caspase-1 (D7F10) 兔单克隆抗体可检测全长人 Caspase-1 的内源水平;激活的 p20 亚基则通过过表达进行检测。ASC/TMS1 (E1E3I) 兔单克隆抗体 可检测 ASC/TMS1 的三种已知同工型。Cleaved Caspase-1 (Asp297) (D57A2) Rabbit mAb 可检测在 Asp297 位点被裂解的人 caspase-1 p20 亚基的内源水平。仅当在 Asp116 位点剪切时,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才可识别成熟 IL-1β 蛋白的内源水平。IL-1β (D3U3E) Rabbit mAb 不能检测内源水平的成熟 IL-1β 。它可检测多达 100 pg 的重组成熟 IL-1β。

来源/纯化

使用重组人 IL-1β 蛋白或与人 caspase-1 中 Asp297 周围的残基、人 IL-1β 中 Asp116 周围的残基、小鼠 NLRP3 的 Ala306、人 AIM2 的 Lys93、人 NLRC4 的 Leu942 以及人 ASC/TMS1 同工型 1 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先天性免疫系统是防止病原微生物和宿主源性细胞窘迫信号的第一道防线。这些“危险”信号诱发炎症的一种方式是激活炎性体,炎性小体是暴露于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 (PAMP) 或危险相关分子模式 (DAMP) 下之后在胞质中组装的多蛋白复合体,并且会激活 caspase-1 以及后续裂解活化促炎性细胞因子 IL-1β 和 IL-18(1-6 中已论述)。炎性体复合体通常包含一个胞质模式识别受体(PRR;一个核苷酸结合结构域和亮氨酸富集重复序列 [NLR] 或 AIM2 样受体 [ALR] 家族成员)、一个接头蛋白 (ASC/TMS1) 和 pro-caspase-1。现已检测到许多不同的炎性体复合体,每个复合体有独特的 PRR 和激活触发物。特征最明显的是 NLRP3 复合体,它包含 NLRP3、ASC/TMS1 和 pro-caspase-1。NLRP3 炎性体在一个两步骤的过程中被激活。首先,PAMP 或 DAMP 介导的 TLR4 或 TNFR 激活会诱导 NF-kB 信号转导,导致 NLRP3、pro-IL-1β 和 pro-IL-18 表达升高(引导步骤,信号 1)。接下来,大量信号(全病原体、PAMP/DAMP、钾外流、溶酶体损坏的环境因子 [尿酸、硅和明矾]、内源性因子 [淀粉样蛋白 β、胆固醇结晶] 和线粒体损害)会间接激活 NLRP3,导致复合体组装和 caspase-1 激活(信号 2)。蛋白组分之间的结构域相互作用会形成复合体炎性体结构。其他炎性体通过更多直接方法被激活:双链 DNA 激活 AIM2 复合体,炭疽霉素激活 NLRP1,细菌鞭毛蛋白激活 NLRC4。激活的 caspase-1 会诱导促炎性细胞因子 IL-1β 和 -18 的分泌,而且调控代谢酶表达、吞噬体成熟、血管舒张和细胞焦亡(一种炎性程序性细胞死亡)。炎性体信号转导会导致许多疾病的发作,包括动脉粥样硬化、II 型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1. Broz, P. and Dixit, V.M. (2016) Nat Rev Immunol 16, 407-20.
  2. Guo, H. et al. (2015) Nat Med 21, 677-87.
  3. Jo, E.K. et al. (2016) Cell Mol Immunol 13, 148-59.
  4. Rathinam, V.A. and Fitzgerald, K.A. (2016) Cell 165, 792-800.
  5. Shao, B.Z. et al. (2015) Front Pharmacol 6, 262.
  6. Schroder, K. and Tschopp, J. (2010) Cell 140, 821-32.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