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特别推荐 >>
80610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80610

引用 (0)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
使用 Syntenin-1/MDA9 (E2I9L) Rabbit mAb(上图)或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各种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Syntenin-1/MDA9 蛋白在 Daudi 细胞中阴性表达与预测的表达模式一致。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
使用 Syntenin-1/MDA9 (E2I9L) Rabbit mAb(绿色)和 DAPI #4083 (蓝色),对 SK-MEL-5 细胞(左图,高表达)、A-172 细胞(中图,高表达)、MCF7 细胞(中图,低表达)或 Daudi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
使用 CD63 (E1W3T) Rabbit mAb(上图)、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中图)或 β-Actin Antibody #4967(下图)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带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CD63 蛋白 (hCD63-Myc/DDK;+) 表达载体的 CHO-K1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
使用 CD9 (D8O1A)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
使用 Flotillin-1 (D2V7J)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
对 SK-MEL-5 细胞提取物的 syntenin-1/MDA9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Syntenin-1/MDA9 (E2I9L) Rabbit mAb。使用 Syntenin-1/MDA9 (E2I9L)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Mouse Anti-rabbit IgG (Conformation Specific) (L27A9) mAb (HRP Conjugate) #5127 用作二抗。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
使用 HSP70 Antibody 对 HeLa、NIH/3T3、C6 和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
使用 CD63 (E1W3T) Rabbit mAb(上图)或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CD63 蛋白在 Jurkat 和 MOLT-4 细胞中的低表达与预测的表达模式一致。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9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U-937 细胞中 CD81 信号的缺失与已发表的报道一致。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0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1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2
使用 TSG101 (E6V1X) Rabbit mAb 对各种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3
使用 Alix (E6P9B)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HCT 116 和 HCT 116 Alix 敲除型 (-/-)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4
使用 CD9 (D8O1A)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带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CD9 蛋白 (hCD9-Myc/DDK; +)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5
对 BT-20 细胞提取物的 flotillin-1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而泳道 3 为 Flotillin-1 (D2V7J) XP® Rabbit mAb。使用 Flotillin-1 (D2V7J)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6
使用 HSP70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7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8
使用 TSG101 (E6V1X)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经对照 siRNA (-) 或 TSG101 siRNA (+) 转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9
使用 Alix (E6P9B)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0
使用 HSP70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1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2
使用 TSG101 (E6V1X) Rabbit mAb(上图)、DYKDDDDK Tag (D6W5B) Rabbit mAb #14793(中间)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空载转染 (-) 或经表达 Myc/DDK 标记的全长人 TSG101(hTSG101-Myc/DDK;+)的构建体转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3
对 K-562 细胞提取物 Alix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泳道 3 为 Alix (E6P9B) Rabbit mAb。使用 Alix (E6P9B)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实验。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4
在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Flotillin-1 (D2V7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细胞性肝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5
使用 HSP70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显示其定位于细胞浆。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6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浆液性乳头状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7
使用 Alix (E6P9B) Rabbit mAb(绿色)对 HCT 116 细胞(左图,阳性)和 HCT 116 Alix 敲除型 (-/-)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8
使用 HSP70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9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套细胞淋巴瘤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0
使用 Flotillin-1 (D2V7J) XP® Rabbit mAb(绿色)对 BT-20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1
使用 HSP70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2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正常肝脏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3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正常小肠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4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肾脏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5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正常脑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6
与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相比,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正常肝脏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7
使用 CD81 (D3N2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U-937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RL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To Purchase # 80610T
目录# 规格 价格 库存
80610T
1 个试剂盒(7 x 20 微升)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CD9 (D8O1A) Rabbit mAb 13174 20 µl
  • WB
H 22, 24, 35 兔 IgG
CD81 (D3N2D) Rabbit mAb 56039 20 µl
  • WB
  • IHC
H 22 兔 IgG
CD63 (E1W3T) Rabbit mAb 52090 20 µl
  • WB
H Mk 25-60 兔 IgG
TSG101 (E6V1X) Rabbit mAb 72312 20 µl
  • WB
H M R 50 兔 IgG
Alix (E6P9B) Rabbit mAb 92880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90-100 兔 IgG
Flotillin-1 (D2V7J) XP® Rabbit mAb 18634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49 兔 IgG
Syntenin-1/MDA9 (E2I9L) Rabbit mAb 27964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30 兔 IgG
HSP70 Antibody 4872 20 µl
  • WB
  • IHC
H M R Mk B 72, 73 兔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Rab 山羊 

产品说明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分析外来体上可能存在的蛋白质。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灵敏度

Human Reactive Exosome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内源水平的靶标蛋白。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CD9 的 Val178、人 CD81 的 Ile181、人 Alix 的 Pro346、人筏蛋白-1 的 Ile368 的周围残基、人 TSG101 和人 syntenin-1/MDA9 的氨基末端附近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人 CD63 的重组蛋白片段,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HSP70 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通过蛋白质 A 和肽亲和色谱纯化抗体。

背景

外来体是各种细胞类型在正常和病理条件下分泌 的膜结合小 (30-150 nm) 囊泡(1,2)。它们起源于与质膜融合时的胞内多泡内体。外来体已作为促进膜蛋白和胞质蛋白、脂质和 RNA 转移的重要胞间通讯机制浮现。

已描述了分离外来体并了解其组成的多种方法 (3-7)。外来体组成的异质性可能归因于源头细胞以及分离方法。然而,有一些蛋白质标记物高频率出现。四跨膜蛋白是一个细胞表面糖蛋白家族,具有四个经常在外来体中发现的跨膜结构域 (8)。四跨膜蛋白 CD9、CD81 和 CD63 出现在外来体中,并且已经成为免疫亲和分离外来体方法的靶标。筏蛋白-1 是一种并入外来体的脂质筏相关整合膜蛋白 (9)。外来体还包含参与内体膜转运的蛋白质,统称为 ESCRT(转运所需的内体分选复合体)通路。Alix 通过与 ESCRT 蛋白(包括吞蛋白和 CIN85 [85 kDa 的 Cbl 相互作用蛋白])的相互作用来调节细胞过程(例如内吞膜转运和细胞黏附),并在外来体生物发生中发挥作用 (10-12)。Syntenin-1 (MDA9, SDCBP) 是 PDZ 蛋白家族的成员,它作为支架接头蛋白调节多种信号转导通路 (13)。Syntenin-1 与 Alix 相互作用来调节外来体生物发生 (12)。肿瘤易感基因 101 (TSG101) 是 ESCRT 复合体 I 的基本组分,其参与调节贯穿内体区室转运蛋白质 (14)。TSG101 参与调节诸如细胞增殖、病毒出芽和释放以及外来体生物合成等多种生物过程 (15,16)。热休克蛋白 HSP70 是一种在环境应激时可诱导的参与蛋白质折叠的分子伴侣 (17)。HSP70 也可通过外来体分泌 (18)。
  1. Raposo, G. and Stoorvogel, W. (2013) J Cell Biol 200, 373-83.
  2. van Niel, G. et al. (2018) Nat Rev Mol Cell Biol 19, 213-228.
  3. Jeppesen, D.K. et al. (2019) Cell 177, 428-445.e18.
  4. Kowal, J. et al. (2016)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13, E968-77.
  5. Sidhom, K. et al. (2020) Int J Mol Sci 21, 6466. doi: 10.3390/ijms21186466.
  6. Patel, G.K. et al. (2019) Sci Rep 9, 5335.
  7. Tauro, B.J. et al. (2012) Methods 56, 293-304.
  8. Hemler, M.E. (2005) Nat Rev Mol Cell Biol 6, 801-11.
  9. de Gassart, A. et al. (2003) Blood 102, 4336-44.
  10. Katoh, K.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39104-13.
  11. Chatellard-Causse, C. et al. (2002) J Biol Chem 277, 29108-15.
  12. Baietti, M.F. et al. (2012) Nat Cell Biol 14, 677-85.
  13. Pradhan, A.K. et al. (2020) Cancer Metastasis Rev 39, 769-781.
  14. Katzmann, D.J. et al. (2001) Cell 106, 145-55.
  15. Garrus, J.E. et al. (2001) Cell 107, 55-65.
  16. Zhong, Q. et al. (1998) Cancer Res 58, 2699-702.
  17. Nollen, E.A. and Morimoto, R.I. (2002) J Cell Sci 115, 2809-16.
  18. Zhan, R. et al. (2009)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387, 229-33.

通路与蛋白质

探索与本产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质。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所有其他商标均属各自所有者专有。访问我们的商标信息页面。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