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一个新的 URL!www.cellsignal.cn | 点击了解更多 >>
42867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42867

引用 (0)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

使用与非特异性的阴性对照抗体(红色)作为 Caspase-3(Asp175) (5A1E) Rabbit mAb 的对照,对未经(蓝色)或已经(绿色)etoposide #2200 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4E10) XP® Rabbit mAb,对未处理(蓝色)或经 etoposide 处理(绿色)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以下联合处理方法处理(如图)的 HT-29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Z-VAD(20 μM,先于其他混合物 30 分钟添加;+)、人 TNF-α(hTNF-α,20 ng/ml,7 小时;+)、SM-164(100 nM,7 小时;+)和 necrostatin-1(Nec-1,50 μM,7 小时;+),使用 Phospho-RIP (Ser166) (D1L3S)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

使用 Phospho-RIPK3 (Ser227) (D6W2T) Rabbit mAb(绿色)对未处理的(左图)、经 Z-VAD(20 μM,30 分钟)预处理后再经 SM-164 (100 nM) 和 Human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hTNF-α) #8902(20 ng/mL,6 小时;中间)处理,或经 Z-VAD 预处理后再经 SM-164 和 hTNF-α 处理,随后经 λ 磷酸酶后处理(右图)的 HT-29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以下联合处理方法处理(如图)的 HT-29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Z-VAD(20 μM,先于其他混合物 30 分钟添加;+)、人 TNF-α(hTNF-α,20 ng/ml,7 小时;+)、SM-164(100 nM,7 小时;+)和 necrostatin-1(Nec-1,50 μM,7 小时;+),使用 Phospho-MLKL (Ser358) (D6H3V) Rabbit mAb(上图)或 MLKL (D2I6N) Rabbit mAb #14993(下图)。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

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7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绿色),对使用 TPA #4174(80 nM, 24 小时)分化,并随后用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1 μg/ml,6 小时)处理或不用其处理的 THP-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8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绿色)和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红色)对未处理的(左图)、用 EBSS 营养饥饿(2 小时;中间)或用氯喹 处理(50 μM,24 小时;右图)的 MIA PaCa-2(上图)和 C2C12(下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 = Hoechst 33342 #4082(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9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绿色),对未经处理的(左图)或经氯奎宁处理(50 μM,过夜;右图)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0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 #88588(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HeLa 细胞(泳道 1)或 SQSTM1 敲除型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SQSTM1 敲除型 HeLa 细胞中没有信号,这证实了抗体对 SQSTM1 的特异性。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1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2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绿色)标记的且未经(左)或经(右)Staurosporine #9953 处理的 HT-29 细胞的共聚焦免疫荧光图像。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 555 phalloidin #8953(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3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4E10) XP®Rabbit mAb(绿色),对未经(左)或经 Staurosporine #9953(右)处理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 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4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以下联合处理方法处理的 HT-29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Z-VAD(20 μM,先于其他化合物 30 分钟添加;+)、Human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8902(hTNF-α,20 ng/ml,7 小时;+)和 SM-164(100 nM,7 小时;+),使用 Phospho-RIP3 (Ser227) (D6W2T) Rabbit mAb。膜不用(左图)或用牛小肠磷酸酶处理(CIP;右图),以确定磷酸特异性。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5

在未裂解 Gasdermin D 肽(左图)或 Asp275 位点特异性裂解的 Gasdermin D 肽(右图)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6

对来自 THP-1 细胞提取物的 Cleaved-IL-1β (Asp116) 进行免疫沉淀,且 THP-1 细胞使用 TPA #4147(80 nM,过夜)进行分化,随后用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1 μg/ml,6小时)处理。泳道 1 是10 % input,泳道 2 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 沉淀,并且泳道 3 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沉淀。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7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8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9

在对照肽(左)或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Blocking Peptide (#1050)(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胚胎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0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4E10)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1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以下联合处理方法处理的 HT-29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Z-VAD(20 μM,先于其他混合物 30 分钟添加;+)、人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8902(hTNF-α, 20 ng/ml,7 小时;+)、SM-164(100 nM,7 小时;+)和 necrostatin-1(Nec-1,50 μM, 7小时;+),使用 Phospho-RIP3 (Ser227) (D6W2T) Rabbit mAb(上图),RIP3 (E1Z1D) Rabbit mAb #13526(中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2

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3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对重组 Human Interleukin-1β (hIL-1β) # 8900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4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食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5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6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 对 SignalSlide® Cleaved Caspase-3 IHC Controls #8104(石蜡包埋的 Jurkat 细胞,未经(左)或经(右)etoposide 处理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7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4E10) XP® Rabbit mAb(上)或总 PARP Antibody #9542(下),对未经或经 Staurosporine #9953 (1 μM,3 hr) 处理的 HeLa 细胞、未经或经 etoposide (25 μM, overnight) 处理的 Jurkat 细胞、未经或经 cycloheximide(CHX,10 μg/ml,过夜)处理,然后再进行 TNF-α 8902 (20 ng/ml,4 hr) 处理的 THP-1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8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以下联合处理方法处理的 HT-29 细胞或 HT-29 RIPK1 KO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Z-VAD(20 μM,先于其他混合物 30 分钟添加;+)、人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8902(hTNF-α,20 ng/ml, 7 小时;+)和 SM-164(100 nM,7 小时;+)使用 Phospho-RIP3 (Ser227) (D6W2T) Rabbit mAb(上图),RIP3 (E1Z1D) Rabbit mAb #13526(中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HT-29 RIPK1 KO 细胞由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哈佛大学医学院的 Junying Yuan 博士惠赠。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9

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0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对收集自 THP-1 细胞的细胞或培养基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并且这些 THP-1 细胞使用 TPA #4147(80 nM,过夜)进行分化,随后使用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1 μg/ml,6 小时)处理 (-) 或不用其进行处理 (+)。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1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2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腺瘤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3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胚胎进行免疫组织化学染色,以显示凋亡细胞细胞浆定位。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4

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5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6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对石蜡包埋的 HDLM-2(左图)和 Daudi(右图)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7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 对未经或经 etoposide(25uM, 5 小时)处理的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免疫沉淀法。使用同一抗体进行蛋白质进行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8

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脾脏细胞(左图,阳性)和骨骼肌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9

对用氯喹 # 14774(50 μM;过夜)处理的 HeLa 细胞的 LC3B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敲入,泳道 2 为小鼠 (G3A1) 单克隆抗体 IgG1 同型对照,泳道 3 为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进行蛋白印迹实验。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 用作二抗。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0

在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胆囊炎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1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 对未经或经 staurosporine #9953(1uM,3 小时)或 etoposide #2200(25uM,5 小时)处理的 C6(大鼠)、NIH/3T3(小鼠)和 Jurkat(人源)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2

对采用 TPA #4174(50 ng/ml,过夜)分化然后经过 LPS #14011(5 μg/ml,6 小时)处理的 THP-1 细胞的 Cleaved Gasdermin D (Asp725)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对照,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3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氯喹 #14774(50 μM,过夜;+)处理的 HeLa、C2C12 和 KNRK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4

对 PANC-1 细胞提取物 SQSTM1/p62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Mouse (G3A1) mAb IgG1 Isotype Control #5415,而泳道 3 为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使用轻链特异性二抗,避免与重链 IgG 反应。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5

使用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上图)、总 Gasdermin D (L60) Antibody #93709(中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采用 TPA #4174(50 ng/ml,过夜)分化然后经过 LPS #14011(5 μg/ml,指示时间)处理的 THP-1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6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 HeLa 细胞或已敲除 LC3B 的 HeLa 细胞 (HeLa/LC3B KO) 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7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下图)对未处理的 (-) 或用 Earle's 平衡盐溶液 (EBSS)(规定时间)饥饿的 A549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8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9

使用 LC3B (E5Q2K) 小鼠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未处理的 (-) 或已经 Torin 1 #14379(250 nM,5 小时;+)处理的 MCF7 和 Raji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0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处理的 (-)或经 Earles 基础盐溶液 (EBSS;4 小时;+) 饥饿处理的 HCT 11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1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处理的 (-)或经氯奎宁 #14774 (50 μM,过夜;+) 处理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2

使用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SignalSilence® SQSTM1/p62 siRNA I #6394 (+) 或 SignalSilence® SQSTM1/p62 siRNA II #6399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42867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42867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我们的中国办事处关闭

我们的中国办事处因国庆节而关闭。我们将在星期五(10 月 9 日 )重新开放。

感谢您的耐心等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 9664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Mk 17, 19 兔 IgG
Cleaved PARP (Asp214) (D64E10) XP® Rabbit mAb 562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k 89 兔 IgG
Phospho-RIP (Ser166) (D1L3S) Rabbit mAb 65746 20 µl
  • WB
H 78-82 兔 IgG
Phospho-RIP3 (Ser227) (D6W2T) Rabbit mAb 93654 20 µl
  • WB
  • IF
H 46-62 兔 IgG
Phospho-MLKL (Ser358) (D6H3V) Rabbit mAb 91689 20 µl
  • WB
H 54 兔 IgG
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36425 20 µl
  • WB
  • IP
  • IHC
H 30 兔 IgG
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83186 20 µl
  • WB
  • IP
  • IF
H 17 兔 IgG
LC3B (E5Q2K) Mouse mAb 83506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14, 16 小鼠 IgG2b
SQSTM1/p62 (D5L7G) Mouse mAb 88588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62 小鼠 IgG1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来检测细胞凋亡、坏死性凋亡、细胞焦亡和自噬中的常见读出。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Human Reactive Cell Death an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Cleaved Caspase-3 (Asp175) (5A1E) Rabbit mAb 可检测 Asp175 附近裂解活化产生的内源水平的活化 caspase-3 中大片段 (17/19 kDa) 。该抗体无法检测全长 caspase-3 或其他剪切的半胱天冬酶。通过对固定冷冻组织中健康细胞(如胰腺 α 细胞)的特定亚型进行免疫荧光分析可能会观察到非特异性标记。在人和猴样本中可能会观察到细胞浆背景。Cleaved PARP (Asp214) (D64E10) XP® Rabbit mAb 可检测由 caspase 裂解产生的人源 PARP1 大片段 (89 kDa) 的内源水平。该抗体不识别全长 PARP1 或其他 PARP 同工型。仅当在 Asp275 位点裂解时,Cleaved Gasdermin D (Asp275) (E7H9G) Rabbit mAb 才可检测 Gasdermin D 蛋白中氨基末端片段的内源水平。仅当在 Asp116 位点剪切时,Cleaved-IL-1β (Asp116) (D3A3Z) Rabbit mAb 才可识别成熟 IL-1β 蛋白的内源水平。Phospho-RIP3 (Ser227) (D6W2T) Rabbit mAb 在 30kDa 处检测到一条条带,该条带似乎是 RIP3 的剪切产物。Phospho-MLKL (Ser358) (D6H3V) Rabbit mAb 还会与在 Thr357 和 Ser358 位点被双重磷酸化时,与 MLKL 结合。LC3B (E5Q2K) Mouse mAb 可检测 LC3B 的 I 型和 II 型。检测不到与其他家族成员的交叉反应性。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caspase-3 的 Asp175、人 PARP 的 Asp214、人 Gasdermin D 的 Asp275、人 IL-1β 的 Asp116、人 SQSTM1/p62 的 Pro220 周围残基、人 LC3B 氨基末端附近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人 RIP 的 Ser166、人 RIP3 的 Ser227 以及人 MLKL 的 Ser358 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已根据不同的形态学和生化途径对受调节的细胞死亡进行了分类 (1)。I 型细胞死亡或凋亡的特征在于胞质收缩、染色质凝集、核碎裂、质膜起泡和死细胞吞噬更新。凋亡可通过涉及细胞外因子的外在途径发生,包括死亡受体的激活,或者通过涉及细胞内扰动的内在途径发生,包括线粒体外膜通透性 (2)。这两种凋亡途径均导致 caspase 的激活,caspase 是一类半胱氨酸蛋白酶,被合成为含有原结构域的无活性酶原,随后是大的 (p20) 和小的 (p10) 亚基,它们以级联方式被蛋白水解激活。Caspase-3 是一种关键的下游蛋白酶,可通过外在和内在的凋亡途径激活,并裂解与细胞分解有关的大量蛋白质,包括聚(腺苷二磷酸 -核糖)聚合酶 (PARP),即与 DNA 损伤应答有关的蛋白质。

 

II 型细胞死亡或自噬表现为广泛的细胞质空泡化,并像凋亡一样,可能包括吞噬更新。自噬是一种分解代谢过程,可降解包括蛋白质聚集体、受损细胞器和病原体在内的细胞组分 (3)。该过程涉及将这些组分吞噬入双层膜结构,即自噬小体,其与溶酶体融合以降解。自噬需要并可以通过 LC3 家族成员(如 LC3B)从 I 型转化为脂化的 II 型形式的转化来监测,该脂化 II 型形式并入自噬体膜并与多种运货受体结合。SQSTM1/p62 等运货受体将 LC3 与靶向降解的泛素化蛋白结合在一起。在此过程中,SQSTM1/p62也会降解,因此它的表达经常用于监测此过程。

III 型细胞死亡或坏死表现为质膜通透性以及细胞肿胀和碎裂,缺乏明显的吞噬反应,继而导致炎症信号传导,并伴随着损伤相关分子模式 (DAMP) 的释放。坏死可由多种调控途径触发,包括坏死性凋亡和细胞焦亡。坏死性凋亡受 RIP 和 RIP3 激酶活性和 MLKL 的孔形成能力的调节 (4)。坏死性凋亡需要激活 RIP3,然后 RIP3 磷酸化 Ser358(小鼠中的 Ser345)的 MLKL。MLKL 的磷酸化导致与细胞膨胀和 DAMP 的分泌有关的孔复合物的产生。RIP3 激活是通过几个 RIP 同型相互作用基序 (RHIM) 结构域相互作用触发的,包括 RIP、TRIF 和 ZBP1,并导致 RIP3 在 Ser227(小鼠中的 Thr231/Ser232)的磷酸化。典型坏死性凋亡信号转导是由 RIP 介导的,它可以被 necrostatin(一种直接抑制 RIP 激酶活性的小分子)抑制。RIP 激活可通过包括 Ser166 在内的自磷酸化位点监测。细胞焦亡通常在先天免疫系统的细胞中被诱导,其特征是对 Gasdermin D 的裂解 (5)。在被炎性 caspase (Caspase-1, -4, -5) 剪切后产生的 Gastermin D 的氨基末端片段低聚形成孔。Gasdermin D 的典型剪切通过两步过程进行。第一步涉及靶标如 NLRP3 以及 IL-1β 和 IL-18 前体的转录调控。在第二个执行步骤中,通过形成炎性体复合物激活 Caspase-1。活化的 Caspase-1 将 Gasdermin D 以及 IL-1β 和 IL-18 裂解为它们的成熟形式,并且这些活性细胞因子通过 Gasdermin D 形成的孔分泌。

  1. Galluzzi, L. et al. (2018) Cell Death Differ 25, 486-541.
  2. Green, D.R. (1998) Cell 94, 695-8.
  3. Codogno, P. and Meijer, A.J. (2005) Cell Death Differ 12 Suppl 2, 1509-18.
  4. Shan, B. et al. (2018) Genes Dev 32, 327-40.
  5. Shi, J. et al. (2017) Trends Biochem Sci 42, 245-54.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