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43049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43049

引用 (0)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HDLM-2、HuT 78 和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
使用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对来自 HT29、Colo201、Jurkat 和小鼠胸腺细胞的总细胞裂解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初级人 CD4+ T 细胞以及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4+ T 细胞,并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 8907(6.7 ng/ml) 存在的条件下使用 CD3 和 CD28 抗体包被的小珠刺激 9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
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8+ T 细胞,并使用存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20 ng/ml) 的 CD3 和 CD28 抗体涂层球刺激 9 天。KARPAS 细胞系来源:剑桥大学的 Abraham Karpas 博士。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人和小鼠细胞系和大鼠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
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来自 MOLT-4 细胞、HuT 102 细胞和 PC-3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
使用 CD8α (D8A8Y)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 MOLT-4 和 PC-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9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人 CD4+ T 细胞、MOLT-4 和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在有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6.7 ng/ml) 的情况下,CD4+ T 细胞用人血进行纯化,并使用偶联有 CD3 和 CD28 抗体的珠子刺激 9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0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图)对人 CD8+ T 细胞以及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1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图)对人 CD8+ T 细胞以及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2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3
使用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4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未经转染 (-) 或转染带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TIM-3 (hTIM-3-Myc/DDK; +)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5
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8457(下图),对 CTLL-2, 小鼠 CD8+ T 和 C2C12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小鼠脾纯化 CD8+ T 细胞,并使用存在 Mouse Interleukin-2 (mIL-2) #5201 (20 ng/ml) 的 小鼠 CD3 和 CD28 抗体涂层球刺激 9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6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上图)、Myc-Tag (71D10) Rabbit Ab #2278(中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 的或转染表达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Tox 蛋白 (hTox-Myc/DDK)、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Tox2 蛋白 (hTox2-Myc/DDK) 、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Tox3 蛋白 (hTox3-Myc/DDK) 和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Tox4 蛋白 (hTox4-Myc/DDK) 的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7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咽喉粘液表皮样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8
使用 CD8a (D8A8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克罗恩氏病结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9
对 Molt-4 细胞提取物 PD-1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PD-1 (D4W2J) XP® Rabbit mAb。使用 PD-1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D4W2J) XP® Rabbit mAb。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0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Ramos 细胞(蓝色,阴性)和 MJ [G11] 细胞(绿色,阳性)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1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 SignalSlide® PD-L1 IHC Controls #13747(石蜡包埋的 HDLM-2(左图)和 PC-3(右图)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2
在对照肽(左图)或 TCF1/TCF7 Blocking Peptide #1007(右图)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3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肾透明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4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5
对 SU-DHL-4 细胞提取物 Tox/Tox2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6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7
使用 CD8a (D8A8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8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浸润性乳头状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9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293T 细胞沉淀物、对照物(左上图)或 TIGIT 转染物(右上图),MJ [G11] 细胞沉淀物(左下图,阳性)和纯化的 CD8+ 人外周血单核细胞沉淀物(右下图,阳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8+ T 细胞,并使用存在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7 ng/ml) 的 CD3 和 CD28 抗体涂层球刺激 7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0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炎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1
使用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2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3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4
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5
使用 CD8a (D8A8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6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7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尿路上皮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8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9
使用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绿色)对 DLD-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555 phalloidin(红色)进行标记。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0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1
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浸润性乳头状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2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3
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4
使用 CD8α (D8A8Y) Rabbit mAb 对与 CD4-PE 共染色,对人全血进行流式细胞分析,显示 与 CD4 阳性细胞无交叉反应性的不同阳性 CD8α 细胞群。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4414 作为二抗。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5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 B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6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7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品红色)、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绿色)、PD-L1 (E1L3N®) XP® rabbit mAb #13684(红色)、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橙色)和 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蓝绿色)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8
使用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A20 细胞(蓝色)和 EL-4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9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记录肺泡巨噬细胞染色。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0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1
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2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对照(左图)或转染 PD-1(右图)的石蜡包埋的 293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3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食管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4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橙色)、PD-1 (EH33) mouse mAb #43248(绿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品红色)、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76437(红色)、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蓝绿色)和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对石蜡包埋的人肺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5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细胞沉淀物初级 CD4+ T 细胞(左图)和 HT-29 细胞(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使用人血纯化 CD4+ T 细胞,并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 8907(6.7 ng/ml) 存在的条件下使用 CD3 和 CD28 抗体包被的小珠刺激 7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6
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KARPAS-299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KARPAS 细胞系来源:剑桥大学的 Abraham Karpas 博士。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7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胃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8
使用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MOLT-4 细胞沉淀物(左图)和 PC-3 细胞沉淀物(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9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绿色)、PD-L1 (E1L3N®) XP® rabbit mAb #13684(红色)、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品红色)、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橙色)和 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蓝绿色)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0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1
使用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品红色)、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绿色)、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14058(红色)、B7-H4 (D1M8I) XP® rabbit mAb(蓝绿色)、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和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64953(橙色)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2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 对小鼠胸腺细胞的交联染色质和 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分析。使用 SimpleChIP® Mouse LEF1 Upstream Primers #80993 和 SimpleChIP® Mouse MYT-1 Promoter Primers #8985 进行实时 PCR 来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3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黄色)、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绿色)、PD-L1 (E1L3N®) XP® rabbit mAb #13684(红色)、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品红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橙色)和 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青色)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4
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5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6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绿色)、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14058(红色)、B7-H4 (D1M8I) XP® rabbit mAb(青色)、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品红色)、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45208(黄色)和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64953(橙色)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7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8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黄色)、PD-1 (EH33) mouse mAb #43248(绿色)、CD8α (C8/144B) mouse mAb #70306(品红色)、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76437(红色)、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青色)和 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橙色)对石蜡包埋的人肺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9
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0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大鼠睾丸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1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 B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2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黄色)、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绿色)、B7-H3 (D9M2L) XP® rabbit mAb #14058(红色)、B7-H4 (D1M8I) XP® rabbit mAb(青色)、LAG3 (D2G4O) XP® rabbit mAb #15372(品红色)和 VISTA (D1L2G) XP® rabbit mAb #64953(橙色)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3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大鼠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4
使用 PD-1 (D4W2J) XP® Rabbit mAb #86163 (上)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下),并用 CD3 (UCHT1) Mouse mAb (APC Conjugate) #4412共染色对未经处理(左)或已经抗- CD3( 10ug/ml,72 小时)和抗-CD 28(5ug/ml,72小时;右)处理的固定和通透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19881 用作二抗。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5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6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大鼠小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7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8
使用 TIM-3 (D5D5R) XP® Rabbit mAb (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初级 CD4 + T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 (ab') 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使用人血纯化 CD4+ T 细胞,并在 Human interleukin-2 (hIL-2) # 8907(6.7 ng/ml) 存在的条件下使用 CD3 和 CD28 抗体包被的小珠刺激 9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9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SU-DHL-4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ZR-75-1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0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绿色)和 CD8α (RPA-T8) Mouse mAb (FITC Conjugate) #55397(伪彩红色)对人 CD8+ T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使用人血纯化 CD8+ T 细胞,并使用存在human interleukin-2 (hIL-2) #8907 (20 ng/ml) 的 CD3 和 CD28 抗体涂层球刺激 7 天。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1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右图)作为对照,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左图)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2
使用 TIGIT (E5Y1W) XP® Rabbit mAb(绿色)对 MJ [G11] 细胞(左图,阳性)和 IGROV-1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3
使用 Tox/Tox2 (E6I3Q) Rabbit mAb(上图)或 Tox Rat mAb(下图)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腺癌(左图)、人 T 细胞淋巴瘤(中图)或小鼠脾脏(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这两种抗体可检测人 Tox上的独立、独特表位。使用两种抗体获得的相似染色模式有助于确认染色特异性。
To Purchase # 43049T
目录# 规格 价格 库存
43049T
1 个试剂盒(9 x 20 微升)

产品说明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可表征福尔马林固定、石蜡包埋的组织样品中 T 细胞的耗竭程度。

特异性/敏感性

Human Exhausted CD8+ T Cell IHC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可检测其靶标人蛋白的内源水平。Tox/Tox2 (E6I3Q) Rabbit mAb 与 Tox3 或 Tox4 蛋白不发生交叉反应。TCF1/TCF7 (C63D9) Rabbit mAb 不可识别缺乏氨基末端 β-连环蛋白结合域的 TCF1/TCF7 的显性阴性同工型,也不与 LEF1 发生交叉反应。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 可识别人 Granzyme B 蛋白,还可与小鼠 Granzyme B 蛋白发生反应;但不建议使用该抗体对小鼠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相反,建议将 Granzyme B (E5V2L) 兔单克隆抗体 (小鼠特定) #44153 用于小鼠组织样本的 IHC 分析。使用 Granzyme B (D6E9W) Rabbit mAb 在汗腺中观察到非特异性染色。TIGIT (E5Y1W) XP®42 Rabbit mAb 会与某些细胞提取物中 kDa 的未知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CD8α 蛋白、人 CD3ε 蛋白的 Glu178、人 Tox 蛋白的 Ala522、人 TCF1/TCF7 蛋白的 Pro96 和人 PD-1 蛋白的 Ala274 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对人 Granzyme B 蛋白、人 TIGIT 蛋白的氨基末端、人 TIM-3 蛋白的细胞外结构域或人 LAG3 蛋白的氨基末端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分化抗原簇 3 (CD3) 是一种在 T 细胞表面表达的多组分蛋白复合体,可直接结合 T 细胞受体 (TCR)。CD3 主要由四种多肽组成:ζ、γ、ε 和 δ。TCR 复合体结合在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中呈递的抗原会诱导酪氨酸在 CD3 蛋白的免疫受体酪氨酸活化基序 (ITAM) 中发生磷酸化。CD3 磷酸化是通过 ZAP-70 和 PI-3 激酶 p85 亚基的下游信号转导所必需的,这会导致 T 细胞激活、增殖和效应子功能 (1)。CD8 是一种主要在细胞毒性 T 细胞中表达的跨膜糖蛋白,但在小鼠部分树突细胞中也检测到 (2,3)。在 T 细胞上,CD8 是 TCR 的共受体,检测与 MHC I 类结合的抗原需要这两种不同的结构。CD8 可确保 TCR-抗原相互作用的特异性、延长 T 细胞和抗原呈递细胞之间的接触以及募集对 T 细胞激活至关重要的酪氨酸激酶 Lck (2)。


Tox、Tox2 和 TCF1/TCF7 在 T 细胞发育中发挥关键作用。在慢性病毒感染或癌症期间,高抗原刺激也会诱导毒素,从而调节 T 细胞的持久性和耗竭性。TCF1/TCF7 在病毒感染或癌症期间保留了耗竭的 T 细胞的效应子功能。EOMES 还是记忆 T 细胞以及 CD8+ 细胞全效应因子分化的一个关键转录因子。这些转录因子的动态表达有助于表征 T 细胞耗尽的程度,并对抗原刺激产生反应(4-8)。颗粒酶 B 是在细胞毒性 T 淋巴细胞和自然杀伤 (NK) 细胞中表达的丝氨酸蛋白酶,并且是对病原体和转化的细胞产生免疫应答的一个关键组分 (9)。

PD-1 (PDCD1, CD279)、TIGIT (VSIG9, VSTM3)、TIM-3 (HAVCR2) 和 LAG3 (CD223) 是免疫细胞共抑制受体(也称免疫检查点),可负调控 T 细胞功能,并抑制对病原体和癌症产生免疫应答(10-15)。除了激活的 T 细胞,PD-1 还在激活的 B 细胞和单核细胞中表达。在与其配体 PD-L1 和 PD-L2 相互作用后,PD-1 在 ITIM 和 ITSM 基序处被磷酸化,从而导致蛋白酪氨酸磷酸酶 SHP-1 和 SHP-2 募集并抑制 TCR 信号转导。TIGIT 在 T 细胞和 NK 细胞亚群上的表达水平很低,但在这些细胞激活后蛋白水平会上调。在肿瘤微环境中以及在人免疫缺陷病毒 (HIV) 感染期间,TIGIT 标志着 T 细胞耗竭。在慢性感染和癌症环境下,耗竭的 T 细胞会表达 TIM-3。肿瘤浸润性巨噬细胞和树突细胞也表达 TIM-3。LAG3 主要在激活的 CD4+ T 细胞、CD8+ T 细胞、FoxP3+ T 调节性细胞 (Treg) 和自然杀伤细胞 (NK) 中表达。多个免疫检查点的共表达有助于表征 T 细胞耗竭的程度,并将对抗原刺激产生反应。对这些免疫检查点受体进行治疗性阻断是一种通过促进抗肿瘤免疫应答进行的有希望的肿瘤干预策略(10-15)。
  1. Kuhns, M.S. et al. (2006) Immunity 24, 133-9.
  2. Zamoyska, R. (1994) Immunity 1, 243-6.
  3. Shortman, K. and Heath, W.R. (2010) Immunol Rev 234, 18-31.
  4. Aliahmad, P. et al. (2012) Curr Opin Immunol 24, 173-7.
  5. Yao, C. et al. (2019) Nat Immunol 20, 890-901.
  6. Alfei, F. et al. (2019) Nature 571, 265-269.
  7. Seo, H. et al. (2019)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16, 12410-12415.
  8. Wang, Y. et al. (2019) Front Immunol 10, 169.
  9. Trapani, J.A. (2001) Genome Biol 2, REVIEWS3014.
  10. Schildberg, F.A. et al. (2016) Immunity 44, 955-72.
  11. Anderson, A.C. et al. (2016) Immunity 44, 989-1004.
  12. Callahan, M.K. et al. (2016) Immunity 44, 1069-78.
  13. Chen, L. and Flies, D.B. (2013) Nat Rev Immunol 13, 227-42.
  14. Chauvin, J.M. et al. (2015) J Clin Invest 125, 2046-58.
  15. Chew, G.M. et al. (2016) PLoS Pathog 12, e1005349.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2G4O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5D5R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D7A6E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的商标。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