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75352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75352

引用 (0)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
使用 IFITM1 Antibody 对 K-562 细胞、CD4+ T 细胞和 CD8 + 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
使用 IFITM1 Antibody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全长人 IFITM1 表达载体(hIFITM1; +) 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
使用 IFITM1 Antibody(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未经处理(-) 或经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处理(10 ng/ml,16 小时;+)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4
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5
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6
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来自 Ramos 细胞(未处理 (-) 或 PNGase F 处理 (+))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7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下,使用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8
使用 VCP (7F3) Rabbit mAb 对 HeLa、NIH/3T3、C6 和 COS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9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0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載 (-) 或由构建表达全长人组织蛋白酶B (hCTSB; +) 或小鼠组织蛋白酶B (mCTSB; +) 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1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R)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2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R)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3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R)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4
使用 Cathepsin (D1C7Y) XP® Rabbit mAb(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 Malme-3M(左图)和 MCF7(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5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对 Daudi 细胞(蓝色)和 U266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6
使用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上)和 α-Actinin (D6F6) XP® Rabbit mAb #6487(下),对 OVCAR8、SK-MEL-2、小鼠肾脏和大鼠肝脏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7
对 PANC-1 细胞提取物 CD13/APN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使用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8
使用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19
使用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0
使用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PANC-1(左)和 HEK-293(右)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1
使用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绿色),对 PANC-1(左)或 HEK293(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2
使用与对照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相对比的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蓝色),对外周血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3
使用 EEA1 (C45B10)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4
使用 EEA1 (C45B10)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5
使用 ACE2 Antibody(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6
使用 ACE2 Antibody 对人体睾丸和肾脏组织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7
使用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8
使用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对未转染 (-) 或转染带有 Myc 标签的全长人 IFITM3 表达载体 (hIFITM3-Myc; +) 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29
使用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0
使用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淋巴节点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1
使用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eLa(左)和 RPMI 8226(右)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2
使用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3
使用 DPP4 (D6D8K) Rabbit mAb 对 Lovo 、Caco-2 和 IGROV-1 的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4
对 LoVo 细胞提取物的 DPP4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10 % input,泳道 2 是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并且泳道 3 是 DPP4 (D6D8K) Rabbit mAb。使用 DPP4 (D6D8K)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5
使用 DPP4 (D6D8K) Rabbit mAb(绿色)对 Caco-2(阳性,左)细胞和 HT-1080(阴性,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Image 36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购买 # 75352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75352T
1 个试剂盒(9 x 20 微升)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ACE2 Antibody 4355 20 µl
  • WB
  • IP
H 120-135 兔 
DPP4/CD26 (D6D8K) Rabbit mAb 67138 20 µl
  • WB
  • IP
  • IF
H 90, 120 兔 IgG
CD13/APN (D6V1W) Rabbit mAb 3272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160 兔 IgG
Basigin/EMMPRIN (E1S1V) Rabbit mAb 13287 20 µl
  • WB
  • IHC
H 38-58 兔 IgG
EEA1 (C45B10) Rabbit mAb 3288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170 兔 IgG
IFITM1 Antibody 13126 20 µl
  • WB
H 14 兔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 31718 20 µl
  • WB
  • IHC
  • IF
  • F
H M R 44, 27, 24 兔 IgG
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 59212 20 µl
  • WB
  • IP
  • IHC
H 15 兔 IgG
VCP (7F3) Rabbit mAb 2649 20 µl
  • WB
H M R Mk 89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来检测参与冠状病毒附着和细胞进入的关键宿主细胞蛋白。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Coronavirus Host Cell Attachment and Entr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靶标蛋白的内源水平。ACE2 Antibody 可识别糖基化 ACE2 蛋白的内源水平。该抗体也可与一些细胞中未知来源的 55 和 75 kDa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IFITM1 Antibody 可识别 IFITM1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该抗体不与 IFITM2 或 IFITM3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 可识别组织蛋白酶 B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该抗体可检测组织蛋白酶 B 的重链亚基。IFITM3 (D8E8G) XP® Rabbit mAb 可识别 IFITM3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该抗体不与 IFITM1 或 IFITM2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DPP4 蛋白 Leu491、人 EMMPRIN 蛋白 Ala254、人 EEA1 蛋白 Ser70、人 IFITM3 蛋白 Val5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与人 VCP 蛋白序列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人 CD13/APN 蛋白羧基末端特异性重组蛋白和人组织蛋白酶 B 蛋白重链亚基特异性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IFITM1 蛋白 Pro20 周围以及人 ACE2 蛋白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冠状病毒是一组包含单链正义 RNA 基因组的病毒。该组的几个成员(包括严重的急性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SARS-CoV 和 SARS-CoV-2)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CoV))是高致病性的,已引起人类宿主的重大疾病暴发。为了使人类冠状病毒在宿主细胞内转录和复制其基因组,它们必须首先使用多种细胞表面受体和内吞机制的组件附着并进入宿主细胞ACE2 是一种羧肽酶,能够催化血管紧张素 I 转换成血管紧张素 1-9 或者将血管紧张素 II 转换成血管舒张血管紧张素 1-7(1)。研究已确定 ACE2 是 SARS 和 SARS-CoV-2 冠状病毒的受体 (2-4)。DPP4 (CD26) 是在大部分组织和不同细胞类型中普遍表达的 II 型跨膜糖蛋白 (5,6)。除其肽酶活性之外,DPP4 还与多种重要的细胞表面配体(如腺苷脱氨酶、纤维连接蛋白和 IGF2 受体)发生相互作用,以影响如 T 细胞活化、细胞迁移和增殖等过程 (7)。研究表明,DPP4 充当 MERS-CoV 峰值蛋白的细胞受体(8)。氨肽酶 N (APN, CD13) 是一种广泛表达的膜结合蛋白水解酶,在消化过程中会分解肽并在抗原呈递过程中剪切细胞表面抗原,同时还是多种冠状病毒等体病毒的受体。这种多功能蛋白与多种生物进程的调节有关,包括血管生成、细胞增殖、细胞迁移、炎症和免疫应答 (9,10)。Basigin(EMMPRIN、CD147)是属于免疫球蛋白超家族的 I 型整合型膜受体蛋白 (1)。多种功能已经归属于 Basigin;这些功能当中首要的是刺激胞外基质金属蛋白酶由相邻成纤维细胞分泌(一项已经涉及促进肿瘤进展的功能) (12-14)。研究表明,Basigin 可作为 SARS-CoV-2 的新型宿主细胞表面受体(15)。EEA1 是一种早期内体标记物,也是一种对早期内体膜融合和转运非常重要的 Rab5 效应蛋白 (16,17)。研究表明,冠状病毒宿主细胞的有效进入和复制依赖于包含 EEA1 的早期内体(18)。干扰素诱导跨膜蛋白 (IFITM) 家族成员包括一个较短的氨基和羧基末端、两个跨膜结构域和一个胞质域 (19)。IFITM 家族蛋白的主要功能似乎是病毒限制,因为 IFITM 蛋白会防止病毒与宿主膜融合,从而抑制病毒进入胞质 (20,21)。包含缬酪肽的蛋白 (VCP) 是一种高度保守的 97 kDa 的富集蛋白,属于 AAA 蛋白家族。这些蛋白复合体与许多细胞功能有关,包括囊泡转运和融合、有丝分裂期间高尔基堆叠的片段化和再组装、有丝分裂后核膜的形成和纺锤体的再组装、细胞周期调节、DNA 损伤修复、细胞凋亡、B 和 T 细胞激活、NF-kB 介导的转录调节、内质网 (ER) 相关降解和蛋白降解 (22)。研究表明,VCP 有助于从早期的内体区室释放某些冠状病毒(23)。作为木瓜蛋白酶家族组成部分的组织蛋白酶是一种广泛表达的溶酶体半胱氨酸肽链内切酶 (24,25)。研究表明,组织蛋白酶 B 通过促进病毒膜和内体膜的融合来促进 SARS-CoV 的宿主细胞进入(26)。
  1. Schmidt, B.L. et al. (2000) J Clin Microbiol 38, 1279-82.
  2. Li, W. et al. (2005) EMBO J 24, 1634-43.
  3. Hoffmann, M. et al. (2020) Cell 181, 271-280.e8.
  4. Lan, J. et al. (2020) Nature 581, 215-220.
  5. Mentzel, S. et al. (1996) J Histochem Cytochem 44, 445-61.
  6. Röhrborn, D. et al. (2015) Front Immunol 6, 386.
  7. Zhong, J. et al. (2015) J Diabetes Res 2015, 606031.
  8. Wang, N. et al. (2013) Cell Res 23, 986-93.
  9. Luan, Y. and Xu, W. (2007) Curr Med Chem 14, 639-47.
  10. Mina-Osorio, P. (2008) Trends Mol Med 14, 361-71.
  11. Biswas, C. et al. (1995) Cancer Res 55, 434-9.
  12. Liao, C.G. et al. (2011) Mol Cell Biol 31, 2591-604.
  13. Sweeny, L. et al. (2012) Exp Cell Res 318, 1788-98.
  14. Lescaille, G. et al. (2012) BMC Cancer 12, 115.
  15. Wang, K. et al. (2020) Signal Transduct Target Ther 5, 283.
  16. Mu, F.T. et al. (1995) J Biol Chem 270, 13503-11.
  17. Christoforidis, S. et al. (1999) Nature 397, 621-5.
  18. Burkard, C. et al. (2014) PLoS Pathog 10, e1004502.
  19. Diamond, M.S. and Farzan, M. (2013) Nat Rev Immunol 13, 46-57.
  20. Brass, A.L. et al. (2009) Cell 139, 1243-54.
  21. Feeley, E.M. et al. (2011) PLoS Pathog 7, e1002337.
  22. Wang, Q. et al. J Struct Biol 146, 44-57.
  23. Wong, H.H. et al. (2015) J Virol 89, 11116-28.
  24. Chan, S.J. et al. (1986)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3, 7721-5.
  25. Fong, D. et al. (1986)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3, 2909-13.
  26. Simmons, G. et al. (2005)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2, 11876-81.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