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一个新的 URL!www.cellsignal.cn | 点击了解更多 >>
93521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93521

引用 (0)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

使用 CB1 Receptor (D5N5C)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海马体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齿状回(左)、CA1 区(中)和小脑(右)。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 对经 Forskolin #3828 (30 μM) 处理 1 小时的 293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或 CREB (48H2) Rabbit mAb (#9197)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与 NR4A3 结合,NR4A3 是磷酸 CREB 和 CREB 的一个已知靶标基因(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

使用经 Forskolin # 3828 (30 μm) 处理 1h 的 293 细胞和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通过 CUT&RUN Assay Kit #86652进行 CUT&RUN。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NR4A3 基因内结合。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经 Forskolin #3828(30 μM,1 小时)处理的 293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10 μl CREB (48H2) Rabbit mAb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图形显示在 NR4A3 内结合,NR4A3 是一种已知的 CREB 靶标基因(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图形)。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

使用经 Forskolin # 3828 (30 μm) 处理 1 小时的 293 细胞以及 CREB (48H2) Rabbit mAb 或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9198,通过 CUT&RUN Assay Kit #86652 进行 CUT&RUN 分析。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NR4A3 基因内结合。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未经(绿色)或已经 LY294002 #9901、Wortmannin #9951 和 U0126 #9903(50 μM、1 μM 和 10 μM,2 小时;蓝色)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7

使用与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相对比的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蓝色)对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8

使用 Phospho-mTOR (Ser2448) (D9C2) XP® Rabbit mAb (绿色)对使用雷帕霉素处理(#9904,10 nM,2 小时,左图)、胰岛素处理(150 nM,6 分钟,中图)或胰岛素和 λ 磷酸酶处理(右图)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用 DY-554 phalloidin 对肌动蛋白丝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9

使用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和 mTOR (7C10) Rabbit mAb(蓝色),对 293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0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兔单克隆抗体(实线)或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经 U0126(10 µM,2 小时;绿色)处理或经 TPA #4174 (200 nM,30 分钟;蓝色)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1

使用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的(左)或经紫外线处理(右)的石蜡包埋 293T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2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3

对小鼠脑提取物的 CB1 受体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CB1 Receptor (D5N5C) Rabbit mAb。使用 using CB1 Receptor (D5N5C) Rabbit mAb 执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4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 对经 Forskolin #3828 (30 μM) 处理 1 小时的 293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或 CREB (48H2) Rabbit mAb (#9197)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染色体9(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Phospho-CREB 和 CREB 的已知靶标基因 NR4A3 (下图)(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5

使用经 Forskolin # 3828 (30 μm) 处理 1h 的 293 细胞和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通过 CUT&RUN Assay Kit #86652进行 CUT&RUN。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9号染色体(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NR4A3 基因(下图)。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6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经 Forskolin #3828(30 μM)处理 1 小时的 293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CREB (48H2) Rabbit mAb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分析。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染色体9(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CREB 的已知靶标基因 NR4A3(下图)(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7

使用经 Forskolin # 3828 (30 μm) 处理 1 小时的 293 细胞以及 CREB (48H2) Rabbit mAb 或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9198,通过 CUT&RUN Assay Kit #86652 进行 CUT&RUN 分析。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9号染色体(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NR4A3 基因(下图)。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8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绿色),对经 LY294002 处理(左)或经胰岛素处理(右)的 C2C1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 555 phalloidin #8953(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19

使用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绿色)对 C2C12 细胞(LY294002 处理(左)或胰岛素处理(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丝用 Alexa Fluor® 555 phalloidin(红色)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0

使用 Phospho-mTOR (Ser2448 位点) (D9C2) XP® Rabbit mAb(上)或 mTOR (7C10) Rabbit mAb #2983 对未经处理或经胰岛素单独处理(150 nM,5 分钟)或经胰岛素结合 λ 磷酸酶处理的血清饥饿 NIH/3T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1

使用 mTOR (7C10)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胚胎成纤维 (MEF)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2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绿色)和 S6 Ribosomal Protein (54D2) Mouse mAb #2317(红色),对未经处理(上)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下)的果蝇卵泡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3

在对照肽(左)或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Blocking Peptide #1215(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4

使用 CB1 Receptor (D5N5C)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不同组织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5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经 Forskolin #3828 (30 μM) 处理 1 小时的 293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人 ALS2 外显子 1 引物、SimpleChIP® Human NR4A3 Promoter Primers #4829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6

使用 CUT&RUN Assay Kit #86652,通过用 Forskolin #3828 (30 μM) 处理 1h 的293 细胞和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或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CUT&RUN) #66362,进行CUT&RUN。使用人源ALS2 外显子 1 引物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7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经 Forskolin #3828(30 μM,1 小时)处理的 293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10 μl CREB (48H2) Rabbit mAb 或 2 μl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人 ALS2 外显子 1 引物、SimpleChIP® Human NR4A3 Promoter Primers #4829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8

使用经 Forskolin #3828 (30 μM) 处理 1 小时 的 293 细胞和 CREB (48H2) Rabbit mAb 或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CUT&RUN) #66362,通过 CUT&RUN Assay Kit #86652进行 CUT&RUN 分析。使用人 ALS2 外显子 1 引物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29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左)或 PTEN (138G6) Rabbit mAb #9559(右),对石蜡包埋的 MDA-MB-468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PTEN 缺失型 MDA-MB-468 细胞存在 P-Akt 染色。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0

使用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黑色素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1

使用 mTOR (7C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可显示细胞质定位)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2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饥饿过夜,然后用 U0126 #9903(10 uM,2 小时;左)或 PDBu (Phorbol 12,13-Dibutyrate) #12808(100 nM,15 分钟;右)处理的 HT1080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3

使用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的或经紫外线处理的 293 细胞、未经处理或经紫外线处理的 NIH/3T3 细胞、或未经处理或经 anisomycin 处理的 C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4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4060,对经 SignalStain® Antibody Diluent #8112(左)和 TBST/5% Normal Goat Serum(右)对比处理的石蜡包埋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5

在对照肽(左)或 Akt (pan) Blocking Peptide #1085(右)存在下,使用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6

在对照肽(左图)或 mTOR Blocking Peptide #1072(右图)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mTOR (7C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7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8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39

在 SignalSlide (TM) Phospho-Akt (Ser473) IHC Controls #8101 (石蜡包埋的 LNCaP 细胞(未处理(左)或 LY294002 处理(右)))上使用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0

使用 mTOR (7C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脑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1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对未经处理(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2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 SignalSlide® Phospho-Akt (Ser473) IHC Controls #8101(未经处理(左)或经 LY294002 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LNCaP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3

使用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对重组 Akt1 蛋白、Akt2 蛋白和 Akt3 蛋白及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4

使用 mTOR (7C10) Rabbit mAb 对 293、A431、COS、C6 和 C2C12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5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on SignalSlide™ Phospho-p44/42 MAPK (Thr202/Tyr204) IHC Controls #8103,(对 U0126 #9903(左)或 TPA # 4174(右)处理的石蜡包埋的 NIH/3T3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6

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未经过处理(蓝色)或经过 TPA #4174 (500nM) 和碘霉素#9995(1 µM,4 小时;绿色)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7

使用与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相对比的 CREB (48H2) Rabbit mAb(蓝色),对 SK-N-MC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8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49

使用 mTOR (7C10) Rabbit mAb #2983 和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2125 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Fluorescein Conjugate) #6201 (-) 或 SignalSilence® mTOR siRNA II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mTOR (7C10) Rabbit mAb 可确认 mTOR 的沉默表达,而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则被用于对照 mTOR siRNA 上样和特异性。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0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 和 p44/42 MAPK (Erk1/2) (3A7) Mouse mAb #9107,对未经处理或经 U0126 #9903(10 µM,1 小时)或 TPA #4174(200 nM,10 分钟)处理的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1

对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红色)、Neurofilament-L (DA2) Mouse mAb #2835(蓝色)和 Phospho-S6 Ribosomal Protein (Ser235/236) (2F9) Rabbit mAb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854 标记的接受假手术(左图)或让之缺血 15 分钟随后再灌注 30 分钟(中间)和 4 小时(右图)的大鼠齿状回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图像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2

对用 CREB (48H2) Rabbit mAb(红色)和 Neurofilament-L (DA2) Mouse mAb #2835(绿色)标记的小鼠小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3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PTEN 杂合突变小鼠子宫内膜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组织切片由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Harvard Medical School, Boston, MA 的 Sabina Signoretti 博士惠赠)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4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上)或 p44/42 MAPK (Erk1/2) (137F5) Rabbit mAb #4695(下),对经 λ 磷酸酶或 TPA #4174 处理(如图)的 293 NIH/3T3 和 C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5

与未处理细胞(右)相比,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左,红),对 Forskolin 和 IBMX 处理 25 分钟后显示核染色的 SK-N-MC 细胞进行共聚焦显微镜图像。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6

使用与同工型对照物 (B) 相对的 CREB (48H2) Rabbit mAb(A,红色),对显示胞核染色的 SK-N-MC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DRAQ5®(DNA 荧光染料)。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7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U-87MG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8

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并显示胞核染色。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59

对经 Calyculin A #9902(100nM,30 分钟)处理的 Jurkat 提取物中的磷酸化 Akt (Ser473) 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泳道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3® Isotype Control #3900。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0

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肺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1

使用 CREB (48H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星形细胞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2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上)或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4691(下),对未经处理或经 LY294002/Wortmannin 处理的 PC-3 细胞、经血清饥饿或 PDGF 处理的 NIH/3T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3

在对照肽(左)或 Phospho-CREB (Ser133) Blocking Peptide #1090(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4

使用 CREB (48H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5

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对未处理(左)或经 IBMX 及毛喉素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SK-N-MC 细胞进行的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显示诱导的胞核着染。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6

使用 CREB (48H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7

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对未处理(左)或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8

使用 CREB (48H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脑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69

使用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上)或 CREB (48H2) Rabbit mAb #9197 (下),对未处理或经毛喉素处理和 FGF 处理的 SK-N-MC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70

对 SK-N-MC 细胞提取物中的 CREB 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 CREB (48H2) Rabbit mAb,泳道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2®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10% input。使用 CREB (86B10) Mouse mAb #9104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 用作二抗。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图像 71

使用 CREB (48H2) Rabbit mAb,对 SK-N-MC、COS、NIH/3T3、C6 和果蝇 S2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93521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93521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我们的中国办事处关闭

我们的中国办事处因国庆节而关闭。我们将在星期五(10 月 9 日 )重新开放。

感谢您的耐心等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CB1 Receptor (D5N5C) Rabbit mAb 93815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60 兔 IgG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9198 20 µl
  • WB
  • IHC
  • IF
  • F
  • ChIP
  • C&R
H M R 43 兔 IgG
CREB (48H2) Rabbit mAb 9197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 ChIP
  • C&R
H M R Mk Dm 43 兔 IgG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406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Hm Mk Dm Z B 60 兔 IgG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4691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Mk Dm 60 兔 IgG
Phospho-mTOR (Ser2448) (D9C2) XP® Rabbit mAb 5536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Mk 289 兔 IgG
mTOR (7C10) Rabbit mAb 2983 20 µl
  • WB
  • IHC
  • IF
  • F
H M R Mk 289 兔 IgG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Hm Mk Mi Dm Z B Dg Pg Sc 44, 42 兔 IgG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4668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Dm Sc 46, 54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可使用磷酸特异性抗体和对照抗体检测下游大麻素受体信号转导通路的激活。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Cannabinoid Receptor 1 Downstream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兔单克隆抗体可检测在 Thr183 和 Tyr185 位点被磷酸化的 p46 和 p54 SAPK/JNK 的内源水平。它还会与在 Tyr185 位点被单磷酸化的 SAPK/JNK 发生反应。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可能与磷酸化 p44/42 或 p38 MAP 激酶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检测当丝氨酸 133 磷酸化后的内源水平的 CREB 。Phospho-CREB (Ser133) (87G3) Rabbit mAb 还可检测 CREB 相关蛋白 ATF-1 的磷酸化形式。Phospho-Akt (Ser473) (D9E) XP®Rabbit mAb 仅在 Ser473 磷酸化后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Akt。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Rabbit mAb 可检测在 Erk1 的 Thr202 和 Tyr204(Erk2 的 Thr185 和 Tyr187 )双磷酸化和 在Thr202 单磷酸化后的内源水平的 p44 和 p42 MAP 激酶 (Erk1 和 Erk2)。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不会与 JNK/SAPK 或 p38 MAP 激酶的相应磷酸化残基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mTOR (Ser2448) (D9C2) XP® Rabbit mAb 仅在 Ser2448 磷酸化后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mTOR 蛋白。

来源/纯化

通过采用特定于小鼠 CB1 受体蛋白胞外域的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可产生 CB1 Receptor (D5N5C) Rabbit mAb。使用人 CREB-1 蛋白氨基末端特异性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CREB (48H2) Rabbit mAb。使用与鼠 Akt 的羧基端序列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使用与人 mTOR 的 Ser2481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mTOR (7C10) Rabbit mAb。使用与人 SAPK/JNK 的 Thr183/Tyr185、人 CREB 的 Ser133、人 Akt 的 Ser473、人 p44 MAP 激酶的 Thr202/Tyr204 和人 mTOR 蛋白的 Ser2448 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兔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磷酸化特异性单克隆抗体。

背景

大麻受体介导大脑的许多生理过程,包括食欲调节、疼痛、学习和记忆 (1)。大脑中主要的大麻素受体包括 CB1 和 CB2 受体,它们是 G 蛋白偶联受体 (GPCR)。CB1 与其他 GPCR 相互作用,包括代谢型谷氨酸受体 1,mGluR1 (2)。内源性配体、内源性大麻素以及外源引入的化合物(如四氢大麻酚 (THC))通过促进 GDP 交换 GTP 来激活大麻素受体,从而导致一系列信号通路被激活,以驱动各种功能。其中一些功能包括神经突生长、炎症和转录控制 (3)。该试剂盒包含了 CB1 受体几个下游信号转导成分,它们也可用于代表 CB1 激活和功能。大麻受体功能不仅限于脑功能,还可以调节外周功能,包括免疫反应(4,5)。

  1. Smith, T.H. et al. (2010) Br J Pharmacol 160, 454-66.
  2. Batista, E.M. et al. (2016) Mol Brain 9, 80.
  3. Lu, D. et al. (2019) Acta Pharmacol Sin 40, 324-35.
  4. Ruiz de Azua, I. et al. (2017) J Clin Invest 127, 4148-62.
  5. Mehrpouya-Bahrami, P. et al. (2017) Sci Rep 7, 15645.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限制使用

除非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行明确同意,否书以下条款适用于 CST、其关书方或分书商提供的书品。 任何书充本条款或与本条款不同的客书条款和条件,除非书 CST 的合法授书代表以书面形式书独接受, 否书均被拒书,并且无效。

专品专有“专供研究使用”的专专或专似的专专声明, 且未专得美国食品和专品管理局或其他外国或国内专管机专专专任何用途的批准、准专或专可。客专不得将任何专品用于任何专断或治专目的, 或以任何不符合专专声明的方式使用专品。CST 专售或专可的专品提供专作专最专用专的客专,且专用于研专用途。将专品用于专断、专防或治专目的, 或专专售(专独或作专专成)或其他商专目的而专专专品,均需要 CST 的专独专可。客专:(a) 不得专独或与其他材料专合向任何第三方出售、专可、 出借、捐专或以其他方式专专或提供任何专品,或使用专品制造任何商专专品,(b) 不得复制、修改、逆向工程、反专专、 反专专专品或以其他方式专专专专专品的基专专专或技专,或使用专品开专任何与 CST 的专品或服专专争的专品或服专, (c) 不得更改或专除专品上的任何商专、商品名称、徽专、专利或版专声明或专专,(d) 只能根据 CST 的专品专售条款和任何适用文档使用专品, (e) 专遵守客专与专品一起使用的任何第三方专品或服专的任何专可、服专条款或专似专专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